关闭
首页 > 资讯 > 评论

演唱他的作品,聆听他的故事!这场纪念贺老的音乐会,让人热泪盈眶

2023-11-30

  今年是人民音乐家贺绿汀诞辰120周年。11月28日晚上,纪念贺绿汀诞辰120周年音乐会在上音歌剧院举行,廖昌永、张国勇、方琼、黄英、孙颖迪等名家登台表演。

  本期《上海会客厅》节目,我们在音乐会结束之后进行了采访和报道,并邀请贺老家人以及观众分享音乐会感受。

  贺绿汀与上海有缘。1928年受党组织的委派,贺绿汀转道香港来到上海。在当时,因为条件非常困难,所以在上海期间他没有联络上地下党组织,后不得已去了南京,因受族兄牵连而被国民党逮捕,在监狱里度过近两年的时间。贺绿汀让来探监的侄子带来一些英语书,供自己学习,他后来翻译的西方音乐着作的功底,就是在狱中靠自学打下的基础。

  回到上海之后,贺绿汀在音乐会当中遇到儿时的两位小伙伴,并受到鼓励,1931年考入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他一边跟着黄自先生(中国近现代作曲家、音乐理论家、音乐教育家)学习作曲,一边跟着阿克萨科夫学习钢琴,从此走上了专业音乐领域的道路。

  “人民音乐家”贺绿汀(1903.7.20-1999.4.27)

  1934年,在上海的“征求中国风味钢琴曲”比赛当中,贺绿汀写了三首钢琴曲参赛,他的作品《牧童短笛》和《摇篮曲》同时获得一等奖和名誉二等奖,并一曲成名。

  《牧童之笛》乐谱(1935年出版)

  作为音乐会导聆,上海大学音乐学院院长王勇教授对合唱作品跟管弦乐作品进行了介绍:

  《清流》原来是一首短小的艺术歌曲,我们现在把它编配成了一首合唱。《游击队歌》大家都很熟悉,这是在1937年贺老参加了当时的抗日救亡演剧队,在感受了八路军的生活之后,他仅用了一个晚上创作完成。后来演剧队把这首歌呈现给八路军指战员时,当时没有条件有伴奏,于是演剧队当中的戏剧家欧阳山尊说“我来试试一个人伴奏”,而当年的伴奏只是欧阳山尊吹口哨而已。

  我们今天给大家呈现的是交响管弦乐版本的《游击队之歌》,那首无伴奏合唱曲《啃春泥》,我们也把它变成了交响管弦乐版本。此外还有两首贺老非常着名的短篇作品《森吉德玛》和《晚会》。

  音乐会导聆,上海大学音乐学院院长王勇教授

  为什么当时贺老写的歌曲很多,管弦乐作品很少?王勇对此解释,在抗战时期连唱一首合唱,伴奏都只能吹口哨,管弦乐如何去体现?一直到抗战胜利之后,贺老终于有机会去筹建一个中央管乐团,这个时候他才有了一些管弦乐作品。

  《游击队歌》,曲风明快昂扬,无忧无惧,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抗击外侮的乐观顽强和必胜信念。当晚音乐会接近尾声时,在主持人王勇教授的倡议下,全场观众高唱《游击队之歌》,将音乐会推向高潮。

  王勇认为:“今天,我们一起纪念老院长贺绿汀。纪念一位音乐家最好的方式就是演唱他的作品,聆听他的故事。”而在市民徐女士看来,这是一场来自“梧桐区”的音乐福利。

  在音乐会结束之后,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周立民对《清流》歌词仍然记忆犹新。“风景年年依旧,只有流水呀总是一去不回头。流水哟,请你莫把光阴带走……”

  周立民回忆:“10年前,我曾在上音聆听过纪念贺绿汀先生诞辰110周年音乐会,时光如流水,今年是在富丽堂皇的上音歌剧院里。虽然时间和地点变了,然而那些经典的旋律始终未变,人们对讲真话、做实事贺老的敬意没有变。”

  小提琴演奏家、贺绿汀女儿贺元元当天晚上坐在歌剧院第4排,在音乐会散场之后,对于这场演出,她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听了(音乐会)以后我热泪盈眶,非常激动。他们用自己的感情来表达当时我父亲写这些歌时的真实情感,而且他们都非常认真。”

  上海音乐学院院长廖昌永

  上海音乐学院院长廖昌永当天晚上独唱了《嘉陵江上》,在演唱之后获得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对于廖昌永的独唱,贺元元表示:“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一次。”

  贺元元认为,老师和学生们的演奏很好,最后的合唱也不错。另外,《游击队歌》当晚唱了第二段歌词,使得作品完整呈现给观众,这让她感到非常高兴。

  “我从小听这些音乐长大的,昨天听到那熟悉的旋律,产生强烈共鸣。”音乐会现场,老建筑保护专家娄承浩喜获《时代旋律》策划人沈莉赠送的画册,在画册第一页是贺绿汀的油画肖像,为画家贺寿昌作品。

  《时代旋律》、贺绿汀的油画肖像

  娄承浩11月29日告诉记者:“这场纪念贺老的音乐会,演出团队一流,观众热烈,气氛很好。昨天,上音歌剧院的观众席全满,大家怀着对贺老的敬崇而来,他那些耳熟能详的乐曲,曾经陪伴我的人生,今天又聆听到,仍感到亲切。这就是贺老的音乐精神,激励着我们奋进!”


0

  • 上一篇:第三届音乐与心理健康学术研讨会在南京隆重召开
  • 下一篇:让音乐教育与德育教育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