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十年技术深刻地改变了音乐行业,也在改变音乐消费方式

2023-01-13  来源:音乐周报
  当我们谈到音乐科技的发展方向时,我们到底在谈论些什么?
  2019年,随着5G大幕拉开,人们对5G推动AR/VR发展的讨论达到巅峰,并在2020年之后的疫情催化下,开始将其更多地探索应用在实践中。2021年游戏平台Roblox上市,被称为全球“元宇宙第一股”,随后社交巨头Facebook的母集团改名为META,开启了元宇宙浪潮下的全球狂欢。在国内,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提出“全真互联网概念”,并表示:“全真互联网是腾讯下一个必须打赢的战役。”
  当音乐遇见科技,便具有了无穷的想象力和威力。那么,伴随音乐科技的进步,其中会衍生出多少创业机会和商业模式的创新?在元宇宙的浪潮下,中国音乐行业正在往哪些方向探索落地?
  数字人批量涌现
  虚拟音乐人成为亮点
  国风虚拟IP翎
  2021年被称为“元宇宙元年”,而对音乐行业来说,最受关注的三大浪潮无疑是“数字人”“虚拟演出”和“NFT数字资产”。
  数字人(meta human)是运用数字技术创造出来的数字化人物形象,与人类形象接近。相对于初音未来、洛天依等动漫虚拟形象,数字人更逼真的人类外形摆脱了二次元文化圈层的束缚,从而拥有更广泛的受众。在打造虚拟偶像方面,拥有更真实的人类外形偶像这两年也开始成为市场主流。
  如今,国内各行各业的虚拟形象层出不穷,有AYAYI、翎这样的虚拟网红,有乐华娱乐携手字节跳动推出的A-soul虚拟女团,有绊爱、菜菜子这样的虚拟主播,还有国家博物馆、花西子等机构品牌推出的虚拟代言人。
  此前,摩登天空与万像文化联合推出虚拟艺人厂牌No Problem,签下的音乐经纪约包括欧阳娜娜的NAND乐队、POOl池乐队等。2020年,爱奇艺推出虚拟人物的竞选节目《跨次元新星》,立意于通过多轮赛制的激烈角逐选出“地表最强跨次元新星”。节目《上线吧!华彩少年》中,由魔珐科技与次世文化共同打造的虚拟选手“翎”迎来了首次官方亮相,她的声源取自京剧梅派第三代传人。
  虚拟偶像的商业价值不容小觑。例如,作为爱奇艺推出的首支原创潮流虚拟偶像厂牌,RiCH BOOM出道一年以来,已相继在《青春有你》《我是唱作人》《中国新说唱》《潮流合伙人》等多档综艺节目中完成高频曝光。
  如今,虚拟技术逐渐渗透到了直播、网红、歌姬、偶像等文娱行业的各个细分领域。除了在技术层面解决人物外表的真实性,如何通过后期的运营让虚拟人的形象、性格、喜好更加丰满,从而获得更多的流量和喜爱,是对团队更大的考验。
  不过,在元宇宙的世界里,虚拟人是核心要素,但目前的虚拟人无论是在技术变革层面还是对商业场景的探索,都与元宇宙的终极形态相差甚远。在次世文化创始人陈燕看来,最主要的原因是虚拟和现实之间的互动性尚不充分,也就是说虚拟人跟用户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
  随着虚拟偶像出现在越来越多的细分领域和平台,技术支持也越来越全面,VR技术加持的虚拟偶像时代已悄然到来。这一领域仍然具有很大潜力,代表了行业发展的未来趋势之一。
  从现实到虚拟
  技术持续改变演出行业
  今年中秋之夜,在长沙举办了八年的草莓音乐节终于迎来第九届。上一次成都草莓音乐节,摩登天空首次把AR功能——增强现实体验,带到了户外音乐节的现场。而在这一次长沙草莓音乐节,AR在户外现场玩出了更多的花样:乐迷将摄像头对准主舞台等特定现场,即出现虚实结合的场景,打卡拍照出美图,还可以购买周边商品,也可通过扫描“草莓服务站”“官方饮品售卖”与“官方周边售卖”收集碎片参与寻宝游戏等。
  这是国内首家在音乐节现场使用“大空间AR技术”。通过采集音乐节现场的数据、三维重建、视觉定位与内容编辑,让AR互动成为融合技术、内容、创意等多重元素的体验新模式。
  在虚拟演出方面,创新探索继续如火如荼。游戏、社交和音乐场景的融合发展承载了当下及未来数年探索元宇宙落地最为现实且主要的场景之一。近年来,各种类型的VR(虚拟现实)现场音乐在全世界层出不穷,但受困于终端设备销量激增,VR内容却始终匮乏,跟不上硬件产业发展的速度。
  今年,字节跳动旗下Pico尝试了多场VR音乐会。Pico副总裁任利锋在一次演讲中透露了未来的发展规划,如推出国内首个VR小剧场,结合赛事打造VR的多人观看服务,为大众提供全新VR体验。在前不久举办的“SPARK 2022”腾讯游戏发布会上,腾讯高级副总裁马晓轶确认公司已成立XR(扩展现实)业务线,将在虚拟与现实加速融合的趋势下,在软件、内容、系统、工具SDK、硬件等各环节积极尝试。
  华为则将关注的重点放到为音乐公司和独立音乐人提供技术平台,推动解决VR音乐内容的规模化生产与制作上。2021年4月,华为发布了与郎朗首次合作的VR音乐作品。同时,华为还发布了24个VR音乐作品,主要包含古典、流行、B-Box等品类的小型、室内现场音乐。华为推出的VR音乐与VR音视频平台,无疑为进一步解决VR内容与VR终端设备发展严重脱节的现状作出了贡献。
  作为国内首个虚拟音乐世界的落地产品,腾讯的TMELAND打造了一个全新沉浸式的3D虚拟音乐世界,通过“端云协同3D互动技术”,构建出“海量用户+庞大场景+同屏互动+多端接入”的全新3D体验。对于腾讯音乐来说,在持续进行音乐技术的研发和创新的基础上找到强大的技术合作伙伴,共同探索音乐元宇宙落地场景的技术性突破,也会是未来完善“音乐元宇宙”创新发展布局的重点。
  随着5G时代的到来,其在音乐行业的巨大优势也得以体现。优化的网络减少了延迟,高带宽则让音乐人们可以在更少的技术障碍下进行远程合作。音乐视频和演播室现场的制作时间以及制作成本也可以变得更低,因为5G足够强大,能够快速拉动远程录制环境中的数据量。
  近两年,各大卫视晚会的舞台都在尝试将全新的XR、5G、AI技术融入传统的舞台节目中。利用硬件设备结合多种技术手段将虚拟的内容和真实场景融合的XR,在舞台上的应用为观众带来了新的想象,虚拟IP形象也通过XR活灵活现地落地舞台。例如,今年大年初一的北京电视台春晚中,虚拟人苏小妹登台亮相,与青年歌手INTO1刘宇一起演绎了国风歌舞《星河入梦》,一虚一实,在舞台上呈现了一场沉浸式的梦幻体验。
  国风歌舞《星河入梦》
  随着XR技术越发成熟,虚拟形象、虚实结合的演出等XR应用场景给大众带来更多创新性娱乐体验,也拓展出新的消费市场。
  数实融合
  数字藏品市场继续前行
  9月19日,国内首个数实融合限量收藏音乐作品《三星堆·神鸟》在QQ音乐平台正式发售。为致敬三星堆文化,中央民族乐团团长、琵琶演奏家赵聪应央视网的邀请,在三星堆博物馆的指导下,创作了首个元宇宙概念音乐作品《三星堆·神鸟》。
  今年5月31日,摩登天空的首个数字藏品“I.M.O.星际动力别动队-星际漫游者”正式开售,29分钟便售罄。此后,摩登天空又陆续发布了包括“草莓音乐节”和“五条人”乐队等在内的众多音乐数字藏品。
  在NFT(非同质化通证)市场,NFT音乐数字藏品为所有的音乐人都提供了巨大机会。通过NFT,音乐人们可以用史无前例的方式通过音乐变现,而这是他们在传统流媒体平台上做不到的事情。
  首先,NFT作为区块链上的“数字凭证”,可以赋予音乐人对其作品的完全控制权和所有权。NFT为音乐人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从此他们的收入不必过度依赖于流媒体平台,可以独立地向公众发售自己的音乐。同时,这也拉近了音乐人和粉丝之间的距离,粉丝可以直接购买音乐人的NFT藏品。
  其次,音乐人能够通过发售限量或未公布的作品形式,提高稀缺性,赋予NFT藏品更高的收藏价值,粉丝也更乐于购买。
  随着NFT在音乐行业越炒越热,除了涌现出大量的交易平台,还有许多音乐人都抓紧机会入局,纷纷发布自己的数字藏品。但作为一个新兴领域,NFT市场鱼龙混杂,存在种种乱象,许多明星似乎也只是把发行NFT视为一种炒作手段。事实上,短期炒作的行为并不可取,真正持续、透明、灵活的平台才能最终留下,真正创造出有收藏价值作品的音乐NFT才会被市场持续选择。
  从长远来看,数字收藏品的理念会继续存在下去。对于音乐行业来说,它们象征着一个非常有希望的重要新收入来源。在很大程度上,我们还处于数字收藏品和允许其存在的技术的初步阶段。当前NFT全球性降温,但关于音乐NFT和数字藏品市场的探索依然在前行。
  实际上,围绕着元宇宙和音乐娱乐产业之间的创业机会,粉丝经济就是其中一个备受关注的板块,毕竟在任何一个时代,追星的需求永远都在。数字藏品市场已经为音乐行业带来了突破性的改变,给音乐人和粉丝带来了全新的体验,也为未来指明了一条新的发展之路。
  当音乐NFT逐渐成熟,在包括音乐在内的娱乐产业,NFT、现场演出和粉丝经济相结合在一起,能够在元宇宙时代释放出比当下更大的规模经济效应,也会极大地拓展当下粉丝经济的诸多局限性。
  科技会把大众
  变成“音乐家”吗
  “音乐元宇宙”一端连接着音乐人和内容创作者,一端连接着用户,在去中心化的过程中,软硬件结合才是元宇宙落地的大趋势。科技正在改写音乐创作和制作的方式,以及音乐明星、独立音乐人、虚拟偶像、虚拟音乐人与粉丝之间互动的基础方式,也在深刻地影响音乐内容商业化变现的方式。
  如今,创作者经济成为全球主流,市场对原创音乐的需求也从未如此之大,AI音乐创作科技公司和工具平台迎来了新的发展机会。
  疫情期间演出的中断、创作者工具的发达,这些都对音乐人如何度过他们的工作时间产生了最直接的影响。创作工具型平台的发展,是一个堪称颠覆音乐行业的趋势——乐迷们开始使用这些便捷的新工具来制作音乐,成为独立音乐人。
  例如,今年1月,网易试水AI音乐创作领域,推出全球首个一站式音乐创作平台“网易天音”,让不懂乐理的音乐小白10秒钟就能“写”出一首歌,为大众用户提供了作词、作曲、编曲、演唱全链路AI音乐创作的技术方案。
  美图秀秀让大众成为“摄影师”,抖音让大众成为“摄像师”,这些音乐创作工具在当下以及可预见的未来,会把大众变成“音乐家”吗?音乐行业UGC(用户生成内容)创作的内容库只会越来越庞大,音乐人要继续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流量内卷”的挑战。
  在技术的辅助下,音乐行业和粉丝之间的关系会变得更加紧密。未来,随着虚拟社区的发展,直达粉丝-订阅模式相较于网页端的众筹时代,可能更具有创意和商业的双重想象力。
  无论是视频领域,还是音乐领域,创作者经济蓬勃发展,追星、社交、娱乐、消费环环相扣,头部艺人、独立音乐人和音乐创作者这个规模庞大的内容创作者群体,任谁也无法忽视其待释放的强大力量。
  未来,在网络算力、新基建等科技进步推动下,音乐元宇宙的探索对音乐行业会产生什么影响?在元宇宙中,还有一些有关音乐的未解答问题,例如,需要什么样的授权框架?如何计算版税?如何跟踪音乐的使用?这些都是摆在从业者面前的问题,需要在探索中找到解决方案。
  技术深刻地改变了音乐行业,也在改变着我们消费音乐的方式。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日常生活也与技术的迭代产生了紧密联系。在科技浪潮下,音乐行业的未来可期。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电脑音乐对于音乐教育有重要作用,它使音乐和其他专业能相融合
  • 下一篇:让艺术教育滋养每一个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