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首页 > 艺术与生活 > 公共街区

逃避内卷的年轻人,盯上了老年大学的音乐课

2023-10-20

  这一代年轻人从入职那一天,就开始期待退休。
  直面汗牛充栋的文件、永无止境的会议、让人棘手的职场关系,他们总会从内心发出振聋发聩地提问,“我什么时候可以退休啊?”
  掰掰手指一算,可能还有三十年。
  但总有年轻人能够另辟蹊径,虽然还没有退休,但已经开始享受退休生活。
  上班前,先去中药房调配一杯酸梅汤;下班后,听着凤凰传奇、去社区食堂吃个饭;回到家,匆匆带上教材和乐器赶去老年大学。
  在上班与上进之间,他们选择了上老年大学。
  在老年大学学音乐,到底有多香?
  顾名思义,老年大学是老人更新知识的课堂,健身养心的场所,开心娱乐的园地,广交朋友的平台,智力开发的基地。
  但现在,你随便走入一间老年大学的课堂,很可能看见的是这样的场面:40后坐在琴凳上演奏,00后站在钢琴旁唱谱;50后在调弄古筝,00后在复习昨天学习的曲目;60后在纵情高歌,00后在给他们作和声。
  别以为面向老年人的大学就意味着课程内容落伍、教学节奏简单,细看老年大学的招生简章,每一把都是高端局。
  在老年大学,古典舞、芭蕾形体、民族舞一应俱全,葫芦丝、电钢琴、吉他、二胡有求必应。与此同时,按照学员的水平不同,有的老年大学班级还分为基础班、提高班乃至研学班。
  更重要的是,不少老年大学的报名都没有年龄限制,这为许多年轻人敞开了大门。
  在今年上半年,29岁的Elaina就向媒体分享了她在老年大学学习钢琴的经历。94年的她在初入课堂时惊讶地发现,自己并不是最年轻的,“还有两个大学生,起码三分之一的学生目测都没有超过50岁。”
  除了课程丰富,在动辄几千元的兴趣班费用面前,老年大学的价格实在让人心动。
  例如,广州老年大学的微信公众号上显示,绝大部分课程都是500元一学期,一节课45分钟,每周上2节,共16次课。据北京市东城区老年开放大学的招生简章显示,最便宜的课程只需要260元/15次,最贵的形体课程也不过是1300元/10次,艺术类课程价格大多都在400-500元。
  极高的性价比,掀起了一波年轻人入读老年大学的热潮。
  打开小红书,各类年轻人报名老年大学的帖子层出不穷。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要么唿朋引伴参加心仪的课程,要么做最新的课程表分享,要么分享自己的课程体验,不亦乐乎。
  不过,许多城市都将入学年龄限制到45周岁以上。但这并不能阻碍年轻人学习音乐的脚步,社区课程、市民夜校也顺势成为年轻人的新宠。
  前不久,话题#上海年轻人为啥都开始上夜校了#便登上热搜,到群众文化馆上夜校俨然已经取代了City Walk,成为沪上年轻人的心头好。
  夜校课程分为春季班和秋季班,一共开设点位123个、课程278门,几乎囊括了所有可以想到的艺术门类,声乐、戏剧、瑜伽、美妆、手工、绘画、舞蹈,甚至还有一大批非遗项目。绝大多数课程每周安排一次课,在工作日的晚七点至八点半,也有部分课程在周末。一期12次课,收费多为500元。
  据悉,上海的市民夜校吸引了近38万人报名,最终招收学员6507人。其中“80后”、“90后”占比高达79%。甚至报名期间,抢得最快的课程,8秒内就没有了名额。
  “当500块钱12节的艺术课摆在你面前,你当然会热泪盈眶、感激涕零、立马报名,对吧?”在澎湃新闻的采访中,夜校学员小白激动地说。
  老年大学学音乐,
  治好我的精神内耗
  没有考核,没有排名,没有绩点要求,没有KPI。
  年轻人苦苦找寻的松弛感,在老年大学找到了;年轻人在职场的精神内耗,被叔叔阿姨治愈了。
  一切都以兴趣为主导,主打一个轻松愉快。工作的艰难跟生活阅历丰富的同桌说说,生活的烦恼跟作为过来人的同学谈谈。
  日常为工作拼搏,周末和夜晚便重新捕获生活,摆脱了职场的氛围,老年大学成为年轻人之间的“新晋乌托邦”。
  除此之外,许多年轻人也在老年大学里,实现童年时搁浅的梦想。
  在大批职场人进入老年大学的这个夏天,张雪峰直播间的高考、考研指导也频频受到关注。那些广泛引起的热议的直播片段,大多是父母们守在线上,询问如何能选择到一份容错率更高的专业,几年以后顺利获得一份体面、高薪的工作。
  而老年大学的“无用之用”与家长们奉为圭臬的报考建议,恰好形成了一代年轻人生活的一体两面。
  以步入职场为界。此前的人生,他们被推着前进,极度饱和的学习氛围让他们无暇自问:到底热爱什么,此生想要以何为业,却在“考上高中/考上大学/参加工作过就好了”的期待中全力奔跑。
  此后的人生,他们突然有相当的自主权,那些搁浅的兴趣和爱好又突然找到他们,许多人开始在“成年后养育的第一个孩子是自己”的感召下,去弥补那对童年自己的亏欠。
  因此,在入学老年的同时,许多年轻人还给自己买了一罐高乐高,为的是尝一尝小时候心心念念的味道;或者报复性地购买零食,自己为自己的童年禁忌颁出一份许可;Jellycat丑萌丑萌的玩偶也攻占了许多年轻人的床铺,大家寄希望于由此进入童年的旧梦。
  更遑论,在老年大学学习音乐是一次具有极高性价比的弥补,是一种成本极低的娱乐方式,每节课可能只需要每个工作日那一杯冰美式的价格。
  在这背后,也无形中透露出年轻人生活理念的变迁。
  今年,年轻人花出去的每一笔钱都变得小心翼翼。如果追问年轻群体今年最爱买什么?答案唯二,一是金子,二是彩票。
  前者驱动年轻人成为攒钱特种兵,瞄准了黄金这一硬通货,金条买不起,金豆豆就成为理财新宠。一个金豆豆仅一克,售价在500元左右,每一个月攒一颗成为不少人的“小目标”。数据显示,今年七夕节期间,黄金消费迎来小高峰,以95后为代表的年轻人成为消费主力。
  后者驱动年轻人走进彩票站,笃信自己中不了大奖,但仍愿意为2元的价格购买一个短暂幻想的情绪出口。2023年4月,全国共售出彩票503.26亿元,同比增加了192.54亿元,涨幅高达62.0%。在彩票一路走高的同时,2023年5月,新发基金份额创下8年以来的单月新低。
  两组数据对照之下,正说明了人们正捂紧口袋,很多人宁愿花点小钱买一张收益率趋近于0的彩票,也不愿意把钱放进宣传介绍上注明历史收益率喜人的基金了。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老年大学之于年轻人,既是小金豆一般的攒钱利器,又是彩票站一般的情绪阀门。
  既能让年轻人以最低的成本投入完成社交与娱乐,完美顺应生活方式到消费理念的向老化;又能另一方面让年轻人全方位拥抱情绪价值,在日常的工作时间之外完全去功利化。
  我们都需要“精神老年大学”
  在年轻人开始入读老年大学后,质疑也随之而来,首当其冲的,就是年轻人是否在抢占中老年人的资源?
  事实上,很多老年大学仍会限制报名年龄,通常在报名或入学人员不足时,才会将剩余名额向年轻人开放。例如,有年轻人在报名以后就接到了老年大学招生办公室的电话,通知他们的入学资格被取消,并解释说之前面向年轻人开放是因为疫情期间报名的老年人不足。
  当我们思考年轻人进入老年大学是否会带来资源争夺的社会问题之前,不妨想想,这些掌握着文化话语权、处于文化消费中心的年轻人,被工作压力裹挟着逐渐丧失深度学习和文化消费的热情,又何尝不是一个社会问题?
  正如最近一个新的名词引发年轻人的关注,那就是“文化体力”。
  它没有明确的定义,也没有具体的内涵和外延。但每一个工作过的职场人都能联想到那个场景,经过十余个小时的工作,再加上数个小时的通勤,参加泛文化活动的精力全部消耗殆尽,看不动深度的出版小说,需要看微博上的各国文学bot来撷取最精要的部分,也看不动两个钟头的电影,需要看三分钟内涵盖所有信息量的电影解说,严重消耗了当代人的“文化体力”。
  先刷一个小时短视频,再打一个小时手游,工作的怨气才能被稍稍驱散,才有勇气面对新一天的生活。不仅物质生活不富足,精神世界也越来越贫瘠了。
  所以说,老年大学或许是一种可能的解法,一种年轻人在文化体力消耗后的自救,在快时代的恐慌与获得即时满足之间找到的一种微妙的平衡。
  那么,对于这一代年轻人来说,更多精神的老年大学又在哪儿?

0

  • 上一篇:声动中轴,歌声嘹亮——2023东城区“唱响中轴”群众合唱活动在中山音乐堂举行
  • 下一篇:专业乐手与社区工作者同台演奏和谐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