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首页 > 产品与品牌 > 市场研究

一个父亲的无奈:不敢告诉女儿“琴行的人是骗子”

2023-10-23

  “一直相信开琴行的人是有情怀的,怎么会做出这种事?”近日,多位家长向羊城晚报《Y-记者帮》栏目投诉称,位于天河骏汇大厦的“广州弗里顿钢琴中心(体育西校区)”人去楼空,学费无法讨回。记者调查发现,该中心所在地址已转租,里面的钢琴都被搬走。目前,警方已介入了解。
  事件:上了几年课的琴行突然跑路
  家住天河体育西路的龚先生(化名)已是“弗里顿钢琴中心”的老客户了,2020年起其女儿钢琴启蒙,就是在这里上的课。他告诉记者,当时他经认真对比和考量,尤其看重培训机构的合法性和师资力量,还前往实地了解,在一名自称“杨校”的杨姓高管介绍下,最终选定了这家机构。
  三年来,龚先生的女儿与该机构欧阳老师建立了深厚感情和信任,并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英国皇家音乐学院二级钢琴考试。今年2月,龚先生原有课包已用完,杨校向他推销两年28800元的大课包。龚先生表示,先购买10节课时,但遭其拒绝。“面对疫情,我们都挺过来了”“琴行场地是老板本人的,所以没有压力”“欧阳老师刚签了三年合同,不会换老师”,面对杨校如此说辞,龚先生动心了。不过,双方签订合同时,龚先生留意到,杨校并未用原公司备案的公章,而是使用了另一个“弗里顿音乐钢琴中心”的公章。
  钢琴爱好者李小姐则是从2022年5月开始在“弗里顿钢琴中心”上课,基础阶段收费5880元,20节课时;第一阶段课程学完后,又立即续费了第二阶段课程,30节课时,费用7999元。让李小姐起疑心的是,进入7月,她去琴房练琴时,已预约不到老师,但杨校还向她推荐购买钢琴事宜。
  采访中,多位家长向记者表示,他们选择该机构也是看中“正规机构和老师的专业水准”,没想到突然遭遇“跑路”。暑假期间,杨校通知家长说放假,不少家长就纳闷,为什么暑期没有文化课,钢琴也停了?接着,杨校和所有老师均失联,“弗里顿钢琴中心”人去楼空的消息在社区传开。
  龚先生告诉记者,如果他们真是资金链断了,可以坦言相告,相信不少人都能理解,“我们对弗里顿钢琴是有感情的,它伴着女儿一起成长,整整三年了,现在可好,我都不敢告诉女儿琴行的人都是骗子。”
  进展:警方已请家长提供证据材料
  8月19日,记者以家长的身份来到骏汇大厦发现,“弗里顿钢琴中心”大门紧闭,按门铃一直没人开。该大厦一保安人员对记者说,搞钢琴培训的这帮人早就走了,东西也搬得一件不留,原来的租户已转手给别人,新来的租户这几天没过来。
  记者查询还发现,“弗里顿钢琴中心”已变更工商登记:2023年7月11日,由“广州弗里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广州某某文化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且经营范围删除了钢琴培训项目,高管杨某不再担任任何职位。
  记者多次联系该机构负责人和授课老师,但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家长们表示,“初步统计有40多人,大家少则几千、多则数万学费都没有用完,甚至有的没上几节课,他们就关门跑路了,也没个说法!”
  记者从有关渠道获悉,目前,当地警方正在了解情况,并请家长们“提供相关证据材料”。
  破解:广东拟鼓励“先学后付”
  培训机构跑路,消费者如何维权?北京德和衡(广州)律师事务所赵绍华律师表示,碰到这类情况要分两类,看教培机构是否存在恶意欺诈行为。如果商家在明知无法经营下去的情况下,依然向家长隐瞒真相,作出可以授课的虚假承诺,并继续收取学费,那么有可能构成诈骗罪,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若尚不构成刑事案件的,那属于民事纠纷,教培机构收了钱但没有上完课,构成根本性违约,家长可以要求解除合同,退回未履行部分的学费,并要求该机构支付违约金或赔偿损失。
  有何更好的办法让消费者规避这类风险?日前,广东省教育厅就《广东省鼓励校外培训领域采用先学后付收费模式实施方案(试行)》征求意见,提出支持校外培训机构采用“上一次课、给一次钱”的先学后付模式。

0

  • 上一篇:乐器产业奏响新疆喀什市乡村振兴“幸福曲”
  • 下一篇:数字音乐行业的最新侵权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