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首页 > 资讯 > 评论

走进音疗室,她们用音乐给大脑做“按摩”

2023-10-27

  安静的室内,体验者躺在垫子上,伴着音疗师柔和的声音,逐渐放松身体。音疗师敲击乐器,室内音浪起伏,从轻柔到激烈再到轻柔,体验者在音乐和冥想中舒缓压力……这就是音乐疗愈。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引入音乐治疗专业以来,在四十多年里,获得了广泛的关注和认可。“用音乐治疗给予心灵力量”的这一理念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
  “负面情绪被挪了出去”
  尹璇是一个情绪敏感的人,从事教育行业多年,工作和生活的紧张节奏都让她无形中积累了很多压力。近两年,她逐渐喜欢上了音乐疗愈,“需要一个出口,去排解内心的情绪与压力。”
  窸窣的乐器声如波浪般从头逐渐向四肢蔓延,一声声铜锣如雷声入耳,直击内心。
  那一刻,尹璇觉得心里有个东西被抖掉了,眼泪情不自禁从眼角滑落。“真的很神奇,当铜锣结束的时候,心里那股憋屈感从身体里挪了出去。”
  她对音乐疗愈的最初接触是在几年前,那时她和家人一起去大理游玩,在那里她第一次接触到这种通过音乐“清理”负面情绪的方式。慢慢地,她开始喜欢上音乐疗愈,也逐渐发现了音疗对自己工作也带来了积极影响。“音乐疗愈强调要回归自然,我觉得在教育里同样适用。”
  “需要长期的疗愈过程”
  钦方的音疗工作室是今年刚成立的,在疗愈行业沉浸了近十年的她结束在外漂泊的生活,选择把音疗带回家乡郑州。
  摇曳的蜡烛灯,鼠尾草的清香,进入教室就给人一种静谧的感觉。钦方盘坐在坐垫上,面前摆放着大小不一的水晶钵,颂钵、雨棍等乐器环绕四周,背后是两面铜锣。
  钦方一边用柔和的声音引导着顾客闭眼放松,一边跟随大家的状态敲击适合的乐器,颂钵空灵、海浪鼓沙沙作响、一股脱离尘世宁静悠远的氛围笼罩在室内。
  谈及来这里的原因,有人坦言是来“尝鲜”,有人称因为工作生活压力大饱受睡眠困扰。设计师客户清黎就属后者,自从开始音乐疗愈之后,整个人状态舒缓很多。
  “工作中会经常遇到要反复修改设计,压力大的时候头发大把大把掉。”清黎告诉正观新闻记者。“这是我第二次来音疗工作室上课,身边的朋友说我上完课后感觉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好了很多,眼神也变得清澈了。”
  “今天我觉得更轻松一点,晚上可以睡个好觉了。”钦方听过很多顾客的正向反馈,在音疗的过程中,参与者会触摸自己的脸庞,感受自己身体的存在,他们也会积攒出勇气去干一个事情,钦方说,“可能她只是当下鼓足了勇气,但通过给予长期的正面影响,坚持一定时间,她才能去慢慢去做出改变,这就是音疗带给顾客的意义。”
  “与听MP3不同”
  荷兰科学家克里斯丁·贺金斯的共振原理称,声音能够穿透人体,声音振动呈现的能力状态达到一定高度时,人的身体会呈现能量共振。音乐也是一种声音能量,能够作为一种高能量的振动影响人的大脑和身体,同时也可作为情感的传递媒介来影响和干预人的心理。例如古典音乐能够舒缓压力,轻音乐可以帮助人放松身心,帮助入眠。
  对于不太了解音乐治疗的人来说,可能会存在一个误区,认为参加音乐疗愈等同于自己一个人听歌。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音乐治疗师陈佳瑞认为,音乐是一种媒介,音疗师需要借助它和参与者互动,并在过程中观察参与者的变化,适时给他们一定的引导。“MP3是‘死的’,而音乐治疗却是‘活的’。”
  “比如说我们通过播放器听歌时,听完也就结束了,不会有人过来问你对哪句歌词感兴趣,而音乐疗法就是要刺激参与者,让他去多说话,多分享他的一些事情。我们在跟参与者一起进行创作的时候,如果他的情绪比较高涨,敲击乐器的节奏比较快,这个时候就会让他稳下来一点,我们就会把鼓点慢下来,引导着他的情绪一步一步平稳下来。”
  在她看来,钦方的音疗工作室更适合处于达不到住院状态的亚健康人群。陈佳瑞所在的医院也有音疗的项目,也有医生前来体验,他们可能平时工作压力比较大,或者睡眠不是很好,当他们参与到这种放松训练当中来,很快就睡着了。“在做放松训练的时候,我们不要求参与者必须要保持清醒,参与者只要顺其自然就行了。”陈佳瑞说。
  新“风口”
  据北京知萌咨询机构2023年发布的《中国消费趋势报告》显示,“疗愈经济”成为了后疫情时代消费的关键词,在3000名受访的互联网用户中有76.2%的消费者会感觉到焦虑,来自工作、家庭责任、金钱、经济形势和家人健康的压力成为焦虑的五大主要来源。数据显示,消费者在过去一年普遍经历过压力(49%)、焦虑(38%)、精神疲惫(22%)、过度劳累(20%)等问题。
  音乐疗愈也成了很多创业者眼中的新“风口”。对于接触疗愈行业多年的钦方来说,也希望着可以借这个“风口”来将自己热爱多年的音乐疗愈散播开来。
  与其他场馆开业时热闹宣传不同,钦方仅仅选择在健身房的门口立了一个牌子,甚至她还特意交代工作人员不要推销,她更希望通过口碑吸引对音疗感兴趣的人,“只有想参加的人才会遵守音疗各个环节的约定,才会真正的感受到音疗对他们的改善。”
  开办音疗工作室几个月来,钦方告诉记者前来咨询的人很多,每节课都是满员状态。为了保证课程的效果,钦方特意限制了体验的人员,每次不会超过10个人。她将音疗安排在了工作日的中午到下午上班前,顾客们刚好能在午间通过音疗休息放松。
  雨后春笋
  “音乐疗法不是治病,只是起到缓解作用。”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正观新闻记者,在他看来,音疗行业更像是服务业。
  该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市场上音疗师的技术学习起来并非难事,甚至三天就能学习掌握常用的技法,但如何将这些技法在服务顾客时合理运用却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因此,音疗师的收入差距也存在巨大差异,这和自己的技术能力有关,也和消费群体有关。”
  记者在网络检索音疗工作室发现,不少写着“尼泊尔传承颂钵疗愈大师”,“手钵大师”等,业内人士直言,凭借广告很难去分辨音疗师的水平,而是需要实际亲身体验。“音疗师能给顾客带来好的感受,才能被大家认可。”
  在钦方看来,虽然音疗工作室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但她还是很看好这个行业,可能市场上音疗师的风格不同,但这恰恰需要音疗工作室做的更加专业。提及未来,她希望把音疗工作室看作城市的“绿洲”,“当人们疲惫时,大家可以来到这里恢复活力。”




0

  • 上一篇:在音乐教育交流中共谱美好未来
  • 下一篇:数字音乐行业的最新侵权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