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首页 > 展演与活动 > 才艺档案

家有琴童系列之三——琴童妈妈的“奋斗史”

2021-03-23
  今年女儿18岁,钢琴、小提琴已双双学成(业余水平)。我作为琴童妈妈,颇有几分自豪和成就感。如今回忆起过去的点点滴滴,可以用“奋斗”这两个字来形容我的那份坚守。

  女儿5周岁开始学小提琴,在家附近的培训机构一周上一次课。经过一个月的培训,老师夸奖女儿有天赋,当时我信心倍增,立刻增加了上课的次数,改成每周两次课并把老师请到家里教课,这样大大提高了学琴的效率。

  女儿刚学琴的那两年,天天坚持练琴。记得有一年除夕,老师还来我家给女儿上琴课;平时有个小感冒、发烧之类的情况,也从不停止练琴。

  女儿喜欢小提琴,但不喜欢练琴,从不主动练琴。刚学琴时要练一两个月空弦,特别枯燥,我为了保证练琴的时间和效果,在练琴过程中加入十种游戏,如钓鱼,拼图等,用抽签的方式排出游戏的顺序,练五分钟空弦,玩一种游戏。

  这样虽然耗时很长,但女儿能够快乐地、不知不觉地把空弦练好。

  女儿5岁半时开始学第二乐器-钢琴,当时并没打算买钢琴,抱着学学看的态度,我每周领着女儿去家附近的培训机构上一次课,幼儿园可以安排陪练老师辅导女儿每天练半小时钢琴,这样就实现了双琴练习时间不冲突。

  女儿6岁半幼儿园毕业,离开了幼儿园,没地方练钢琴了。我考量了女儿这一年学钢琴的效果,决定买钢琴。女儿也表示愿意坚持学钢琴。接着又请了给我女儿小提琴比赛伴奏的钢琴老师来我家上课,每周两次。

  也是女儿6岁半时,参加小提琴比赛,获得了省级幼儿组第一名,我受周围家长的影响,决定给女儿换老师,从此开始了找教授拜师学艺之路,先后从师过三位市一级顶级教授。记得第一次去教授家上课,我不停地看教授家里的挂钟,算计着手里的课时费花去了多少。

  两个琴的学费占了日常支出的很大一部分,我不得不节省在自己身上的开销,后来延伸到了节省女儿的开销。和我在金钱上的投入相比,女儿的练琴的刻苦程度很是不够,常常是上课前一天晚上突击练练,效果也不好。但我怕她逆反,从没逼太紧。我起初因女儿没练好琴会暂停一次琴课,后来发现我越停课、女儿越不练琴。因此我得出结论:我必须坚持送女儿学琴,不管在家练得如何,不行让老师在课上陪着练练。对于“学费”这一概念,我也逐渐麻木了,常常劝自己说:如果这是一堂免费的公开课,你送不送孩子上呢?

  如今女儿拥有了两个琴的演奏技能,并能享受音乐带给她的快乐。我作为琴童妈妈,五音不全,没有给过女儿琴技的指导,但我用我特有的坚守,引领女儿顺利地走过学琴之路!


0

  • 上一篇:广元山区有所“音乐村小”:这里每个孩子至少会一门乐器
  • 下一篇:传承国粹!四会这个00后京剧女孩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