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首页 > 资讯 > 产业

请回答2023:中国音乐产业的十大关键词

2023-12-20

近日,《2023腾讯娱乐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发布。其中,音乐篇提纲挈领地回顾华语乐坛一年来的发展。

今年,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到7.26亿,近7成网民的生活已经离不开网络音乐这一消遣方式。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在线音乐服务收入首次超过社交娱乐服务,在线音乐付费会员用户正式破1亿,达到1.03亿。无论是网络音乐的用户渗透率,还是付费用户规模,都在稳健提升。

与此同时,演出市场强势复苏,不仅新老歌手的演唱会强势袭来,还诞生了169个全新的音乐节IP,总票房成绩实现了跨越式增长。相较之下,音综却呈现出相当的疲态,纵览音乐综艺节目,仍是竞演赛制、综N代的天下。

音乐行业搭上AIGC的快车,AI孙燕姿打遍B站无敌手,但平台方纷纷入局,跑马圈地;经过了野蛮生长的短视频热歌进入精细化制作阶段,《乌梅子酱》、《就让这大雨全都落下》等唱片行业的“正规军”席卷全网,粗制滥造、疯狂上新、以数量占据市场份额的热歌逐步败下阵来。

我们也看到,刀郎凭借《罗刹海市》强势回归,复仇爽文的联想一举打造今年的现象级单曲;伍佰、陶喆借梗出圈,这一届网友考古不止、造梗不止、狂欢不止。

当你打开这篇文章时,2023年即将落下帷幕,我们盘点了十大年度关键词,一同回望华语乐坛的这一年。

关键词一:付费订阅

今年8月15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发布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同比增长47.6%至42.5亿元,在线音乐服务的收入贡献达到58.3%,首次超过社交娱乐服务。

五年前,社交娱乐业务占据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总营收七成以上,一举助其成为全球首家盈利的音乐流媒体平台。对比之下,彼时拥有3.5亿用户、付费率达到45%的Spotify都还远远没有做到这一点(现在偶尔季度盈利)。

今年6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量突破一亿大关,同时,在线音乐付费率升至历史新高,单个付费用户月均收入实现连续5个季度的增长,在本季度达到人民币9.7元。

根据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2023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订阅收入同比增长高达42.0%,驱动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同比增长32.7%达45.5亿元,占总收入的比重已近七成。

不止腾讯音乐,对整个在线音乐市场而言,这份数据都破具里程碑式的意义。

一方面,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用户愿意为高品质的音乐内容付费,推动在线音乐市场的付费教育进入新阶段,音乐用户不仅仅追求单纯的娱乐消遣,而更加看重平台综合性音乐服务;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各大音乐平台的竞争态势进一步加剧,势必要找到更为良性的音乐版权变现渠道,在提高用户体验、优质音乐内容和服务乃至平台商业化上进行更大难度的厮杀。

然而,订阅付费用户数据稳步增加的背后,其实也暗藏危机。当直播业务所受的管控愈加严格,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也逐渐在K歌与直播方面发力、争抢用户时长,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网易云音乐如何持续找到更多元的业务驱动力,则极为关键。

关键词二:音乐节下沉

疫情放开后,沉寂三年的演出市场呈现出井喷之势。

回望今年的两大长假,在五一期间,全国共有41场音乐节,涉及19个省份。到了十一假期,音乐节更是超过60场,刷新历年记录。发轫于北上广,十余年间音乐节持续向外扩散,时至今日,音乐节根系已然扩散到众多县城,进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白皮书》显示,2023年一线城市举办音乐节数量26个,其他分线城市举办音乐节数量明显上涨,其中新一线城市全年举办音乐节的数量为86个,是一线城市的三倍之多;二线城市则为61个,也超过一线城市的两倍。

同时,瞄准下沉市场的音乐节阵容却不容小觑,不但音乐节票房号召力不断提升,也带动了线上话题讨论,热度排名处于领先地位。

以2023婺女洲星云青燥音乐节为例,该音乐节在江西省上饶市婺源县,由全新的音乐节品牌举办在县城的音乐节,却依靠毛不易、薛之谦、崔健、张靓颖等压轴艺人的号召力,一跃成为今年全网讨论度最高的音乐节。

音乐节下沉,背后是各地纷纷瞄准音乐节在短时间内的消费带动力。

跨城参加音乐节自然就会产生一系列交通食宿费用,音乐节现场内也有很多餐饮、周边等销售场景,再加上当地购物、观光等消费,办一场音乐节活动往往能间接拉动数亿元的消费总额。

然而,音乐节下沉,也带来了一系列的新问题。

例如,音乐节阵容的同质化,千节一面的问题愈发严重;音乐节主办方没有承办经验,出现了现场缺少基础设施,体验差的现象;音乐节举办城市缺乏大型活动经验,现场疏导、治安管理等问题也随之暴露,出现了黄牛倒卖门票、音乐节帐篷物品丢失等诸多问题。

需要看到的是,音乐节下沉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无论是主办方还是举办地,接下来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将音乐节井喷的流量转化为存量,打实IP根基,优化配套服务,才能在未来迎来更为可持续的繁荣。

关键词三:特种兵式演唱会

不止观众,今年的明星也在“报复性”地开演唱会。

根据《白皮书》的统计,2023年国内线下演唱会&音乐节的举办总场次高达2823场,贡献了50.89亿的票房收入。沉寂3年后,从天王天后、顶流巨星,再到新生代人气歌手,都不约而同扎堆开启了巡演,连开N场已经成为了“业内基操”。

其中,薛之谦“天外来物”巡回演唱会举办场次达到60场,且大部分城市连开两场,刷新内地市场单年度体育场场次纪录;五月天「好好好想见到你」演唱会也在多地连续加场,北京鸟巢连开六场、广州连开五场、上海连开八场;周杰伦的嘉年华世界巡回演唱会也是在香港10天内连唱7场,在上海4天连开4场,而明年开启的福州站,也是延续了4天开4场的超高强度。

高强度演出也难以满足观众的观演热情。《白皮书》显示,2023年许多明星演唱会仍然一票难求,“抢票”成为大众热门讨论话题,薛之谦、李宇春、林俊杰等明星的演唱会都因抢票难而备受。以周杰伦演唱会的香港站为例,连唱5天依然盛况空前,不仅每场场内2万人坐满,场外还有8万人“蹭听”,连附近的摩天轮都要排队2小时,只为升空后俯瞰一眼。

伴随着大众观演热情居高不下、明星扎堆开演唱会,各地的演出场馆、声光电等配套设施显得十分紧俏,“特种兵式演唱会”无疑能实现规模效应,降低每一场演出的平均成本。

然而,连开N场的操作对于音乐人的实力和体能提出了极高的要求,所以今年的演唱会市场中明星身体也接连“亮红灯”。例如,周杰伦天津演唱会刚开场,就身体不适、心跳加快而中断演出;五月天西安演唱会主唱阿信,则是边吸氧边演出。

此外,如此演出强度,虽然营造出了演出市场的繁荣景象,但也让“柱子票”、“墙根票”、黄牛泛滥、退票机制不合理等问题浮出水面。

关键词四:ROCK HOME TOWN

紧握线下演出市场复苏的风口,各地文旅部门纷纷下场,抓住音乐节的机遇,积极扶持音乐发展。其中,石家庄无疑是走在最前列的城市。

7月13日,石家庄市政府网站官宣将举办“ROCK HOME TOWN”音乐演出季,全面打造中国“摇滚之城”。最终,摇滚之城的建设分为三个部分,一是在周末举办“激情夏夜”摇滚音乐演出活动,二是大力打造摇滚之城演艺阵地,三是在地铁与公交上推出快闪摇滚演出。

事实上,早在2022年,河北网络广播电视台网站就曾刊发文章称,在英文中“摇滚”“石头”是同一个词。石家庄——ROCK(石/摇滚)HOME(家)TOWN(庄),英文之意可译为“石头/摇滚之家乡”。无论现实,还是天意,石家庄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摇滚之城”。

一年以后,“ROCK HOME TOWN”的诠释亦被官方认可。但在许多音乐人和媒体人口中,“摇滚”是属于石家庄的“往事”。

在石家庄确定“摇滚之城”的定位前,《我爱摇滚乐》已经停刊十年,《通俗歌曲》休刊五年,万能青年旅店是当地硕果仅存的摇滚名片。几乎从零开始的摇滚之城,就注定了要有各类不确定性始终相伴。

官宣后不久,改编歌曲《杀不死的石家庄人》在互联网上翻红、刷屏,网友并不买账“厉害了,我的庄”,直唿尴尬的弹幕铺满了整个屏幕。

7月24日,暴力香槟乐队在红糖livehouse的演出中,乐手丁小龙当众脱下裤子的行为最终被定性为“危害社会公德”。涉事场地方红糖Livehouse被责令立即停业整顿,并依法对其作出警告、罚款20万元的行政处罚,丁小龙也被行政拘留。

直到9月初,石家庄才举办了第一场大型演出ROCK HOME TOWN原创音乐节。演出是免费的,但需要预约抢票,官方原本放出的14000张门票,由于抢票人数过多,票务系统崩了好几次。

不过,在争议过后,石家庄正在慢慢走上正规。据《白皮书》统计,截至10月份,此次“摇滚之城”音乐演出季吸引乐迷100万人次。

关键词五:音综式微

或许是因为线下的演唱会与音乐节承接了大众的观演热情,线上的音综市场呈现出整体的疲态。

2023年,综艺吸纳品牌总量近三年最低,综艺招商能力整体下滑。

在今年,热度指数TOP50的综艺节目吸纳品牌总数仅为369个,相较于2022年的425个,下降了13.18%。而节目生产因为广告资金投放量的大幅减少,保守的投资策略让资源不断涌向综N代,四大视频网站的头部新综艺数量显着降低。

据《白皮书》统计,2023年竞演类综艺热度TOP 10中,音综占据九席,然而九席中有《乘风2023》、《这!就是街舞第六季》、《中国说唱巅峰对决2023》、《乐队的夏天第三季》等6位都属于是综N代。仅有舞台生存实验类综艺《舞台2023》凭借新颖的赛制模式,实现了小范围的突围,而刚刚开播的《爱唱歌的大学生》,还需要时间来积蓄声量。

在2021年选秀综艺被“清朗行动“按下终止键后,许多音综制作平台都尚未找到全新的赛道,只能不断挖掘手中现有IP的剩余价值。爱奇艺仍然紧紧抓住说唱和乐队两大垂类,但吸引力难免有所下滑;优酷在综艺市场中,也仅剩下做到了第六季的《这就是街舞》;芒果TV依靠着“浪姐”、“披哥”以及《声生不息》汇集了一波关注度,但无一例外皆为综N代。

在商业价值与讨论热度持续下跌的同时,音综的创新力度也远远不足,今年能掀起话题度的综艺无一不是竞演赛制,看点无外乎是淘汰带来的刺激和张力。此前主打温暖和治愈的慢综艺《时光音乐会》,在今年来到了第三季《时光音乐会·老友记》,口碑却也直线下滑,被网友直唿“尴尬”。

不过,2024年即将到来,各家视频平台也在综艺制作上释放出信号。有出海做选秀,也有团体选秀节目的回归,更有深谙流量密码的丑闻明星荒岛真人秀。

但无论如何,如何创新将成为音综需要长期思考的命题。

关键词六:罗刹海市

古老的传说演绎、惬意的民间小调,刀郎的《罗刹海市》一经发行,便在今年夏天点燃了舆论,获称“2023第一神曲”。

《罗刹海市》演绎了《聊斋志异》中的名篇,讲述了名为马骥的美男子的一场奇妙之旅。他在出海经商之路上,受风浪裹挟意外进入了美丑颠倒、丑者显贵、美者卑贱的罗刹国。原作者蒲松龄正是借此暗讽不辨美丑、一味逢迎的社会现象。

一时间,歌曲中的“似有所指”激发了网友们窥探乐坛八卦的好奇心。发行短短十几天,枪口转向了包含那英在内的数位音乐人。网友们涌入那英的抖音评论区,评论顺势新增800万条,成为一首歌曲之外颇为荒诞的注脚。

随后,《罗刹海市》被一众网友奉为“正义之歌”,歌词背后的隐喻,搅动着所有人的情绪,让歌曲不断延伸出新的意涵。从文艺界的京剧、语句、二人转、花鼓戏翻唱,到社会学、历史学、文学解析,再到司法、教育、国际关系等领域的评论,互联网好不热闹,将《罗刹海市》视为刺向社会蝇营狗苟之事的一把利刃。

《罗刹海市》又如一阵飓风,掀起了全网关于猜测和解读的惊涛骇浪。但身处风眼的刀郎始终保持沉默,刀郎的经纪方曾表示不会对歌曲再有公开回应。

冥冥之中,反而契合着《罗刹海市》的要旨,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只交由世人去言说。

关键词七:乌梅子酱

“你浅浅的微笑,就像乌梅子酱。”

今年三月初,《乌梅子酱》席卷了短视频平台。这首歌由李荣浩作词、作曲并演唱,收录于2022年12月21日发行的专辑《纵横四海》中,发行三个月后,歌曲让李荣浩热度攀升,同时也陷入了对于全网的声讨。

事件的起因是乐评人丁太升在个人账号发布了一则点评视频,直指歌曲副歌有“一股浓郁的中国乡土风掺杂着当下短视频平台的爆火元素扑面而来”,嘲讽这是一首“投机”的作品,为了迎合“小镇青年”、“初中毕业的文艺骨干”和“打工者”,指责李荣浩“没有了诚恳”、“为了火妥协到泥土里”。

最终定调,这首《乌梅子酱》俗不可耐。

随后,丁太升一语获得了许多乐评人与网友的认可。这首《乌梅子酱》旋律洗脑、七分拉满,由一名名不见经传的网络歌手演唱的话无可厚非,但由李荣浩演唱,便并不符合他在华语乐坛的地位以及歌迷对他的期待。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也许正是这首《乌梅子酱》延续了《孤勇者》定下的基调,将粗制滥造、流水线生产的热歌逐渐驱逐出音乐市场,将热歌交接给成熟的、系统的音乐制作团队,提升了热歌的品质基线。

关键词八:造梗狂欢

在今年,属于华语乐坛的热梗依旧层出不穷,创造了一场又一场网友的集体狂欢。

最先出圈的是“泰裤辣”,源自于小鬼王琳凯在演唱会上说的:“我是一个特别固执的人,我从来不会在意别人跟我说什么,让我去做。如果你也可以像我一样,那我觉得这件事情,太酷啦!”

由于这个“太酷啦”说得过于魔性,就被网友们戏称为“泰裤辣”,顺势席卷全网,成为许多年轻人的新晋口癖。

不久之后,不久前,小鬼又在《天赐的声音》第四季的舞台上被乐评人梁源点评后,对后者发出质问,“我能站在舞台上玩,老师你能吗?”再度为网友贡献热梗,小鬼也被成为“年度梗王”。

随后,陶喆的古早综艺被众多网友,一段“哦啊啊诶诶”的怪叫即兴惊呆众人,让R&B教父成为互联网的抽象乐子人。随后,网友将这一段即兴拼贴进他的歌曲《小镇姑娘》中,二创出了席卷抖音的热门BGM。

许多网友用这段BGM配上自己的尴尬出糗时刻,并感谢陶喆“没有你我可能永远不会发出这段视频”。

时间来到年末,忙于在各地开演唱会的伍佰为网友们贡献了新梗。

大家汇聚在一起,调侃伍佰的演出服是“当年卖衣服积压的存货”,调侃演唱会是“检验全国歌迷的歌唱水平”。在演唱会现场,他手往天上一指,就开始满舞台熘达,三个小时的演出结束,网友调侃他是“一句没唱,微信步数两万步”。

在明星与大众的关系愈加扁平化的时代,正是这些造梗狂欢,为许多明星带来了社交生命力。

关键词九:AIGC

如果官方发行与非官方发行都计算在内,那么孙燕姿一定是今年发行单曲最多的音乐人。

打开B站,“AI孙燕姿”成为超凡热门的品类。从流行歌曲到网络热歌,乃至各类民间戏曲,“AI孙燕姿”都信手拈来。冷门歌手孙燕姿终于在AIGC向大众赋权的历程中,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热门歌手。

在今年,AIGC无疑是横跨各界的热门概念。在华语乐坛,AIGC也不仅仅是乐迷的个人狂欢,各家平台也不断将AIGC技术整合进现有的产品架构内。

例如,网易云音乐就上线了AI音乐制作平台Xstudio,与小冰公司合作,为音乐创作者提供可供使用的AI音源;TME旗下银河音效、MUSE、天琴实验室和Tencent AI Lab共同打造了智能音乐创作助手TME Studio,集成了音乐分离、MIR计算、辅助写词、智能曲谱等系列AI功能。

放眼未来,AIGC技术将更加深入地向音乐行业渗透,甚至会成为改写华语乐坛的关键力量。

关键词十:假唱

五月天演唱会的假唱风波,造成了全民青春回忆的崩坏。

事件肇始于B站UP主麦田农夫在11月30日发布的一则鉴定视频。他选择上海演唱会的12份音质较好的、粉丝录制并投稿的现场音频进行了人声提取。经软件Melodyne鉴定显示,12首歌曲中有5首皆为纯假唱,还有1首是真假混唱。

随后,视频形成了一波全社会对于假唱的大讨论。不仅五月天演唱会假唱的相关话题连续多日霸占热搜,还受到了新华社、央视新闻、人民日报等多家主流媒体的关注,目前各场演唱会举办地的文化市场稽查部门已经介入调查。

更为重要的是,五月天的假唱风波引发了行业内对于“垫音”、“半开麦”这一灰色地带的讨论。据了解,所谓“半开麦”、“垫音”的手法早先从韩国流传过来,是指舞台上播放的伴奏里含原唱,歌手开了麦,但是声音调得小一点,和播放的原唱重叠之后被观众听到。

但真唱与垫音的音量占比达到多少才能界定为假唱,也借由此次事件引发全民思考。

更重要的是,此次风波有望倒逼国内加强行业监管,对各类假唱问题做出更加详尽的规定与政策声明。

结语

回望2023年的华语乐坛,喜忧参半。

喜的是用户付费意识逐步提升,为行业未来发展开了个好头,是线下演出市场规模空前,是粗制滥造的热歌走下坡路,整个行业重新回归品质导向;忧的是黄牛现象屡禁不止、演出乱象频发,是全开麦这样的基础业务能力被吹捧,是被寄予厚望的音综陷入创新困境而式微。

不过,我们相信,音乐行业总是在螺旋上升、持续前进的。

2023就要结束了,我已经开始怀念它。(钛媒体)

0

  • 上一篇:关于2023年乐器行业“科技创新平台”先进单位入选名单的公示
  • 下一篇:短视频和直播盛行,为音乐产业带来怎样的突破和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