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的口琴

2018-09-08  来源:百家号

夏夜的口琴/舒馨仪
       想起儿时的那些夏夜,外公用双手捧住镶着深绿边的银色口琴,如雁儿噙花般,惬意的来回摆动头部,一只脚掌上下打着节拍,那清新的旋律,便随着婉转的歌儿飘进我的心里,我想外公了…[拥抱][拥抱]
       外公王元起,身材不高大,很适中,很俊秀,一身中山装,剑眉炯目,语速不紧不慢,脾气不温不火,他是建国参加工作的高中教师,那时候他在黄县一中教学。
       我大约四五岁的时候,妈妈在莱阳园艺场工作,爸爸在26军参加集训。
       夏天里,姥爷学校防暑假,妈妈工作忙不过来,就把我送到姥爷家。我的姥爷和姥姥,总是带着我去村边清水河里戏水,喂小鸡小鸭。
       记得那时的平房上面很干净,每晚吃过饭可以爬上梯子去乘凉,那时候姥爷就吹着口琴,打着拍子,吹起洪湖水、南泥湾什么的,当时我也不知道它们的曲名是什么,只是觉得很优美,寂静的夜晚,星星格外亮,口琴声犹如清爽的薄荷味让我充满愉悦。直到现在,我仍然觉得口琴是有别于其他乐器的美妙玩具,它犹如外公的心情小鸟,可以随意在肩头欢唱,自在悠然。我们不必担心要搬动大型乐器,也不必刻意拨弄很多弦键,只要一个眼神,一时兴起,就可以使自己快乐。外公用琴声告诉我,好心情是可以自己吹出来的甜蜜感…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吹完了口琴,姥爷就会给我诵读一些诗,告诉我是谁写的,然后他会慢慢地把这首诗唱出来,我人生的第一首就是上面这首诗,到现在,从来没有忘记。
       唱完了古诗,姥爷就会从他的裤兜里,仔细地掏出一块方格手绢,他一只手托着手绢儿,一只手慢慢的打开包裹,我把小脸凑过去,“啊,冰糖!”那时候冰糖并不多见,这是外公从城里教学时买的。
       如此,我的时光倒流在外公身边,每天都是完美而幸福,每天都是无忧无虑,感谢亲爱的外公,您的话您的诗您的口琴,我都印在生命里,血脉相连。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珍藏79年前口琴社琴谱(组图)
  • 下一篇:两次获得全国大奖 无私传授口琴技艺 小乐器奏出高密“好声音”
  •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