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获得全国大奖 无私传授口琴技艺 小乐器奏出高密“好声音”

2018-05-27  来源:潍坊大众网

  在一般人心目中,口琴只是一种“玩”的乐器,很少能在大的演奏场合见到口琴师的影子。然而,就是这么一种不起眼的“小众”乐器,我市音乐爱好者王相铎却把它吹出了“好声音”,从一只口琴娴熟吹奏,到两只口琴一起吹,直至用三只口琴演奏高难度的曲子;从一名业余爱好者,吹到了全国大赛的领奖台。

  受父亲影响,从小爱上口琴

  王相铎出生于1953年,父母都是教师,为了照顾老人和挣工分养家,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全家回到老家务农。他说,自己爱上吹口琴是受父亲影响。“我父亲会吹口琴,像《喜洋洋》那样难度比较高的曲子,他吹得都很棒。还记得第一次吹口琴的时候我才10多岁,偷拿着父亲的口琴跑到玉米地里吹,因为当时生活比较困难,在家里吹怕惹父母不高兴。”手头没有口琴吹奏说明书,能把口琴吹响,当时就很兴奋了。后来他跟着别人唱歌的调子模仿,学会了吹奏《东方红》、《社会主义好》、《学习雷锋好榜样》等红歌。他还记得,为了学吹电影《闪闪的红星》插曲《红星闪闪》和《红星照我去战斗》,十里八村哪里放电影,他就跑去看;宁可饿肚子,也不放过每一次学习机会。

  “那个时期学习条件非常有限,虽然父母曾经都是教师,可在那样艰苦的日子里他们没有心情、也顾不上教我。自己吹不好怕被人笑话,更怕影响别人休息,干完活之后,我总是拿着口琴跑到没人的田间和村外偷偷练习,多次让口琴把嘴唇磨得出血。学习的材料大多来自放电影的曲子,没有曲谱,全靠哼唱找调子,然后利用在学校里学的一点简谱知识,约摸着大体记下谱,然后一遍一遍地练。”因为热爱和执着的坚持,后来,他慢慢地可以比较准确地来吹奏一些当时流行的电影歌曲了。至今他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登台吹奏,是当知青的时候,在“纪念毛主席畅游长江”文艺演出中——因为当时的乐器只有二胡、笛子等,他的口琴吹奏曾在知青和观众中引起不小的轰动,让他颇有些自豪感。掌声和羡慕的目光,更增强了他努力学习、刻苦练琴的信心。

  相伴创业路,见证人生苦与乐

  “在我成长的那个特殊年代,唯一的娱乐和寄托就是口琴,是它伴随着我下地上坡、走大山、下煤井、进厂矿,见证了我曾经生活的每个地方,诉说着我的辛酸和喜悦。”王相铎告诉记者,经历过一系列困难和波折,1978年全家返城后,他被安排到高密皮鞋厂工作。1995年,企业效益下滑,他经过慎重考虑,决定白手起家自己创业。从家庭作坊开始,慢慢发展成一家制鞋公司。历经一路坎坷,口琴见证了他的付出和艰辛,也分享了他的快乐与幸福:“刚开始自己干的时候,没有钱、没有门路、没有市场。在家里做了鞋,用自行车带着到集上买,顶着呼呼的西北风去几十公里之外送货……那些艰苦的日子,我在忙碌之余,就吹吹口琴,多是一些忧伤的曲子。很多不能说、也没法说出的话,就用口琴来表达,吹上几曲,心情也就轻松多了。后来由于我做的鞋质量好,诚信经营,生意慢慢走上正轨。心情好了,吹的乐曲也换成了欢快的调子。”

  上个世纪90年代末,他的事业已基本走上正轨,有了较多的空闲时间。为学习更多的知识,他买了电脑并上了网。网络为他打开了一扇联通世界的窗子,也让他对口琴的认识上升到了新的境界。“我不会打字,就让上中学的女儿教我学拼音,然后自己查字典。通过互联网,我了解到更多的关于口琴方面的知识,譬如它是世界公认的健康乐器、国际上有许多知名的口琴大师等。通过这一了解,我才知道,自己的吹奏水平实在差得太远了。于是,我报名参加了网上的培训,就像小学生一样,从1234567(音符)学起,闹住性子、不怕枯燥,工作之余反复练习吹奏基本功。”他说,尽管自己之前已经能熟练地吹奏很多曲子,越学习越感觉到知识水平欠缺。所以,他就通过各种机会,向国内顶级口琴大师们学习请教;2012年,还曾专门找到上海口琴厂的调琴师请教。干企业需要他经常外出联系业务,每次他都带着口琴和曲谱,无论在火车上还是宾馆里,有空就拿出来练习吹奏。遇到个别难度大的曲子吹不好,他不睡觉也要反复琢磨。

  比赛获金奖 收获快乐健康

  功夫不负有心人。良好的基础、多年的坚持,再加上正规化的学习训练,使王相铎的口琴吹奏技艺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2015年8月,已60出头的他,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首届华夏口琴艺术节暨“天鹅东方杯”口琴大奖赛,从1000多名选手中脱颖而出获得金奖。2017年,他又参加了在广州举行的第二届华夏口琴艺术节,一路“过关斩将”,获得成人组口琴独奏金奖和乐龄组复音口琴独奏银奖,并被吸收为中国大众音乐协会口琴专业委员会会员。

  “去年8月份去广州参赛,天特别热,我的嗓子发炎,因为练琴,嘴角都磨破了。但在火车上,我依然坚持练习。”他告诉记者,学习任何东西都必须下苦功夫;越是不断学习,越觉得学无止境。去参加比赛,他做了充分准备,吹得都是《柳江遗梦》等一些专业的高难度曲子。参赛不单纯为了获得奖项,更重要的是检验一下自己的学习成果,同时还开阔眼界,现场聆听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一些大师的演出,受益匪浅。另外,他还多次参加全国性的口琴论坛,如:天津南开大学举办的全国口琴论坛,北京海燕口琴乐团举办的中外名家演奏会等,近距离与大师们交流,感受口琴艺术之精华。

  王相铎说,自己那么多年之所以对口琴情有独钟、不离不弃,不仅是受父亲的影响和小时候的好奇,还因为它具有其它的乐器所没有的效果,例如:音质和模仿力等,并且携带方便,做为一项业余爱好,只要有空闲,随时就可以拿出来吹奏。这些年通过练习口琴,除了琴艺提高、结交各地志同道合的朋友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收获就是健康。“口琴是吹吸并用的乐器,这也是它有别于其它吹奏乐器(如笛子等管乐器)的地方。世界相关医学研究显示,吹奏口琴时通过吹与吸,特别是腹式呼吸,可以使人的腹肌、膈肌、胸肌和所有的呼吸肌都同步或交替运动,使肺的弹性增加、加大肺活量,提高血液的含氧浓度,从而起到促进健康的作用。另外,吹吸、移琴、含琴的变化就是对面部、牙齿、肌肉进行按摩;通过记录曲谱,还可以预防老年痴呆、记忆衰退等。”所以,他希望通过自己和众多琴友的努力,让身边更多爱好音乐的人,受益于口琴这种世界公认的健康乐器。

  无私传技艺 最美夕阳红

  如今,王相铎把企业交给女儿打理,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与口琴艺术有关的活动上,经常与全国各地琴友切磋交流、参加民间艺术团体的义务演出,去年参加了去养老院、九九老人节等演出的伴奏和器乐合奏,为老人们送去欢乐。为了宣传高密文化,他在网上参加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演出时,专门吹奏了电视剧《红高粱》主题曲《九儿》。

  他不仅自己继续学习提高口琴技艺,还经常无偿指导爱好口琴的朋友(包括少年儿童)学习口琴;近年来,通过各种渠道跟他学习的口琴爱好者已有几百人之多。虽然获得过比赛大奖,但他非常谦虚。每当有人跟他学习,称他为“老师”,他总是说:不要叫老师,我也在学习,我们都是琴友。“这些年有不少各地的朋友跟我学习交流,包括认识和不认识的。我同样也在学习,因为琴艺就像十指,不会一般齐,通过互相切磋,大家都会取得进步。譬如去年夏天我去广州参赛,在火车上吹的时候,一位来自河南的老师听到了,当场就加了微信跟我学习。有人建议我收费办班,我一直没有这样做。我多次跟朋友们说过,我追求的是口琴艺术、是琴友之间的友谊,如果掺杂了物质和利益因素,就变味了。”

  口琴让他的退休生活丰富而充实。“现在全国各地很多城市都成立了口琴会,他们经常利用业余时间组织演出、合奏,影响力逐步扩大,受到群众欢迎,有些学校还开设了口琴课;在日本、德国等国家,口琴也是很受欢迎的乐器。咱高密文化底蕴丰富、艺术气息浓厚,我的梦想是有一天也能把口琴爱好者们组织起来,成立一支口琴乐队。目前,已经建立了一个口琴学习交流群——红高粱口琴会,大家利用业余时间吹奏、娱乐,促进身心健康,丰富文化生活。”他表示,自己做为中国大众音乐协会口琴专业委员会会员,有义务普及和推广口琴技艺,让更多人认识、喜欢和吹好口琴,让口琴给大家带来健康和快乐;为了实现这个愿望,自己无论付出多少都无怨无悔!

  记者感言: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一直被王相铎的精神感动和激励着。首先是他的学习精神。对他来说,吹口琴只是一种业余爱好,但即使是“业余”,他也力求精益求精,在自己能力基础上,通过不间断的学习,尽力追求完美。小时候受当时条件所限、文化基础不高的他,不仅学会了操作电脑、利用网络学习、参加网上演奏,还能熟练运用各种音乐软件,录制吹奏音(视)频。目前即使已年过花甲、并且获得过国家级比赛奖项,依然每天坚持学习不辍。其次是他的认真态度。记者看到不少他手抄的曲谱,都是一笔一画,用工整的字体抄写;对跟他学习的琴友,他也严格要求,不允许丝毫马虎。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记者相信,有了这两种精神做支撑,很多困难最终都会迎刃而解。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瑞士研究发现:吹口琴 治打鼾
  • 下一篇:高龄口琴团吹出年轻节拍- 何美嘉(组图)
  •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