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上海非遗购物节本月13日亮相,上海民乐一厂试水线上直播

2020-06-05  来源:解放日报
  “这是高胡还是京胡?”“有古筝吗?”网友发“弹幕”踊跃提问。作为“品质生活直播周”的一部分,昨天中午,“文化带货”直播在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民族乐器陈列馆拉开帷幕。在拉弦乐器展区,乐手奏起胡琴;当镜头转到吹打、少数民族乐器展区,竹笛、扬琴声悠悠响起。
  主打线上内容的首届上海非遗购物节将于本月13日精彩亮相。凭借民族乐器制作技艺入选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上海民乐一厂开始试水线上带货。
  传递民乐文化更重要
  比起李佳琦、薇娅直播间的“抢购式”带货与狂热的“买买买”口号,民乐一厂的直播间更像是潜移默化的“种草”。这场直播的主角是乐器厂旗下的上海馨忆民族室内乐团。乐团青年古筝演奏家赵墨佳、胡琴演奏家李志卿、竹笛演奏家朱晛、扬琴演奏家陶奕都以快闪形式亮相。现场,一边有专业人士讲解非遗制作技艺特点,一边能听到乐手们演奏的美妙音乐。赵墨佳在展厅里弹起标价128万元的“金筝”,评论区立刻有人开玩笑:“听到了人民币的声音。”
  “民族乐器不是消耗品,不易损坏,它的复购率也低,我们主要是通过培育大家对民乐的兴趣,来扩大民乐整体的辐射面。”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电商运营部经理乔杨柳告诉记者,在“直播带货”这个概念里,民乐厂希望所带的“货”并非某件具体的产品,“对民族乐器来说,更重要的是民乐文化的传递。”
  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历史悠久,拥有中华老字号、上海品牌“敦煌牌”,产品远销海外。去年10月,民乐一厂在中国(上海)国际乐器展览会上,一连推出70余件新品,其中主打款的新品,还利用青花、擦漆描金、漆画、雕刻等非遗工艺,呈现长城、牡丹、祥云等图案,镌刻于琴身之上。
  2019年,民乐一厂就试过网络直播,但那时各平台直播条件不成熟,也难以用手机操作。“每次要请一堆专业团队,阵仗很大。几次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乔杨柳说。
  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民乐一厂的线下销量受到巨大影响,但随着直播经济兴起,更多的网络平台拓展了直播功能,也让民乐一厂下决心“触网”。4月起,民乐一厂的直播变得频繁,最少一周两次,每次两小时,高峰期达到一周四次。“不同于其他商品,民乐的受众关心的点在于它区别于西洋乐器的形制,以及乐器本身的制作工艺,甚至是琴童的培养、发展等。”在乔杨柳看来,每次对民乐文化的推广或是每首曲子的演奏,都是在培养民乐的粉丝。
  普及知识等待“涨粉”
  直播间里的“文化种草”,为后续的民族乐器消费埋下种子。
  今年3月,乐手赵墨佳在B站发布一个视频博客,内容是探访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南京路旗舰店。她在不同的古筝上演奏同一首曲子,剪辑在一起,以展现音色的对比。不久,店里一台标价3万多元的古筝就被买走了,买琴的人说是看了赵墨佳的试弹视频去的。这次意外“带货”,让乐器厂看到了互联网的力量。“一开始没打算带货,你不知道种的花在哪儿就开了。”上海馨忆民族室内乐团行政总监戴德岳说。
  这段时间,上海馨忆民族室内乐团与乐器厂的互动也前所未有地增多。2月12日,乐团在B站推出“云剧场”。一首《闪光少女》主题曲《权御天下》,被改编成“闪光妇女”版,乐手们穿着五花八门的睡衣登场,“画风”搞笑,但演奏毫不马虎,观看人数很快突破22万。“不光是乐团自己的号在运营,我们也还和乐器厂的大号一起运营,一起做直播。”戴德岳笑言,乐团相当于民乐一厂的内容供应方,“我们进行内容供应,资源共享。比如这次的《闪光少女》,就给民乐一厂的号涨了一万多粉丝。”而乐团B站账号在疫情期间涨的粉,也比过去4年加起来还多。
  民乐一厂办公室主任巩玲说,民乐销售量增长的背后是民乐爱好者群体的不断扩大,以及演奏技艺的不断精深,“民族乐器很特殊,它需要教学的环节;我们的直播作为一种推广方式,更侧重于乐器文化知识的普及、乐器曲目的鉴赏。”这样的直播,或许无法直接转化为销量,但民乐一厂有耐心等待“涨粉”。
  此次参与品质生活直播周,除了“带货”,戴德岳更希望能借助网络直播,让更多观众成为民族文化的粉丝。6月5日,品质生活直播周最后一天,恰逢二十四节气之“芒种”,上海馨忆民族室内乐团还会在B站发布视频《芒种》,将网红曲目《芒种》和乐团原创曲目《芒种》嫁接。戴德岳希望,观众能在购买民族乐器、学习民族乐器、欣赏民族音乐的过程中,获取文化的沉淀和美的滋养。



       关键词:音乐教育   钢琴  俩臺鋼琴  公益   中音联   邮轮游学才艺嘉年华   社会音乐教育机构扶持计划  音乐  乐器  中小学  少年儿童  音乐会  合唱  口琴  化蝶品牌

中国音乐教育网公益扶持部微信号:csm351、中国音乐教育网.樂助理微信号:csmes351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5分钟“抢空”500份直播入场券,上海音乐厅线上付费艺术教育产品获热捧
  • 下一篇:合成纤维替代蟒皮 “仿生二胡” 走绿色生产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