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这支平均年龄还不到12岁的乐队,出道4年,已经发了4张专辑!

2021-01-11  来源:展播办公室
  许多玩音乐的人,都会有一个乐队梦,可实现的却只是少数。

  杭州有一支平均年龄还不到12岁的乐队,已经出道4年,不仅有自己的歌,还跑遍各大音乐节。这群05后,到底是何方神圣?
  0105后乐队△从左至右依次是:余康为、朱蕴奇、缪易言、鲁家鸣奇异果乐队,成立于2015年,已有四张乐队专辑,共发布五首原创歌曲,开了一场众筹演唱会,跑遍西湖花朵音乐节、绍兴迷笛、苏州迷笛等音乐节。

  四年前,当时平均年龄不到8岁的4个孩子在音乐机构初结识时,根本没想过自己能走这么远。

  主唱兼吉他手朱蕴奇,11岁,安吉路良渚实验学校五年级学生,是奇异果乐队元老核心人物。

  酷似玛蒂尔达的短发,自带眼线的深邃眼神,慵懒随性的嗓音,小小年纪就很特别,很酷很直接,很有明星相。

  奇奇读一年级时,被妈妈安妮送去沸城音乐的朱志芳老师那儿学习吉他。

  “孩子很有灵气,声音也很特别,可以给她组个乐队,让孩子们一起玩音乐。”

  安妮和朱志芳老师一拍即合,有过乐队经验的他们,都相信,玩乐队是帮助孩子学习音乐最好的方式。

  “就叫奇异果乐队吧。”安妮借用女儿名字中的奇,为乐队起好了名。

  招募到第一期鼓手和键盘手,第一代奇异果乐队成形了。

  每周他们都会准时排练,没有抱怨,也没有迟到。

  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更何况,孩子们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

  去年,贝斯与键盘选择退出乐团,专心学业,新来了贝斯Kevin和键盘缪易言。

  今年,鼓手02也因为即将初三,选择退出乐队。随后,鼓手鲁家鸣加入奇异果乐队。

  “我喜欢摇滚,奇异果的歌偏轻柔,还在慢慢调整中。”鲁家鸣说。

  但意外的是,成员的更换对这群孩子来说,似乎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沉重。

  大家轻松地接受,迅速打成一片,这可能就是孩子的特异功能吧!

  02乐队是什么?

  不同于成年乐队,对孩子来说,乐队更像一个玩耍的空间。

  在问到奇异果乐队的成员们组乐队的感受时,他们提到了几个关键词。

  “乐队让我有存在感”

  “告诉同学们我在玩乐队,我们有自己的歌,就能多点话题,多点存在感。”

  “我们学校都没什么人知道我在玩乐队,我的存在感很低的。”

  “乐队是欢乐”

  “一个人练习打鼓弹琴很苦很闷,但一群人练习就有趣多了,也有劲多了。除去音乐,我们会一起玩,参加活动,到处跑,真的挺欢乐的。”

  “组乐队可以释放”

  在问到参加乐队的感受时,贝斯手Kevin多次提到情绪的排解。

  “做乐队可以把情绪排解到乐队其他人身上。”Kevin笑着说。

  其他成员们都转过头去,露出无语的表情。

  我们先入为主地以为,玩乐队的孩子在学校里肯定是广受欢迎的,可孩子们的回答却和想象中有些不同。

  孩子的生活很单调的,学校、家两点一线。在与世界的交手中,孩子的苦恼,其实一点也不少。无法避免的竞争,课业压力,家庭关系却都不知如何排解。

  这时,音乐是他们的出口,在这个集体里,每个人都都有自己的位置,每个人都得到关注。

  03孩子成长的后盾孩子做乐队,家长付出的,比想象中更多。每个周末,他们都会陪孩子来到机构。孩子在排练室,家长就坐在排练室外的沙发上,一等就是一个下午。

  孩子跑音乐节,家长要照顾孩子的出行和生活,还要积极宣传,做孩子最坚实的后盾。

  对于未来做音乐的可能性,孩子们都还说不清。对他们来说,音乐是朋友,还不算目标。

  家长们也很清楚,“孩子们变化很大的,早上晚上思维都不一样。”

  “但只要他还喜欢,能得到快乐,我们就支持他,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比起让孩子们成为乐队明星,他们更希望孩子能够享受乐器的学习,交到朋友,并保持对音乐的兴趣。

  “做乐队是很有乐趣的,也是能培养感性和团队的。如果主唱的情感出来了,乐手也会用音乐给予回应。这种默契,会很让人满足。”

  朱志芳老师非常赞同这种态度,“一些家长太焦虑,逼得紧,结果孩子考完钢琴十级后就再也不想碰钢琴。但音乐不应该是这样的,音乐的本意是让人快乐。“
 

 ↑↑↑点击上方图片可以直达
 
       关键词: 中国音乐教育   中国音乐教育网   CSMES  音乐教育  音乐  中小学音乐教育  音乐教育投资  音乐投资   中音联投资    CMU   才艺擂台赛  音乐培训   钢琴    中音联新文旅一带一路艺术方舟    中音联邮箱csmes@126.com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中育贝拉人物故事 音乐少年 在节奏与旋律中起舞的人生
  • 下一篇:沙漏音乐中心助力“国缘V9·天使之光”温情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