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夏隆室内乐团身上,年轻学生学到了什么?

2019-01-13  来源:澎湃新闻
  柏林爱乐乐团是古典乐坛的头把交椅,除乐团本身,其旗下还有诸多由乐团成员组织的室内乐重奏组,以及由指挥家卡拉扬一手创建的卡拉扬乐队学院。
  11月25-28日,有着25年历史的柏林爱乐夏隆室内乐团造访上海乐队学院,包括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单簧管、大管、圆号在内的6位演奏家,与上海乐队学院并肩排练、同台演出。从经验丰富的演奏家身上,上海乐队学院的年轻学生们,又攒到了不少宝贵经验。
  彼得·里格鲍尔是夏隆室内乐团的创始人之一,也是柏林爱乐的低音提琴手,更是卡拉扬乐队学院第一批毕业生、现任总监。
  彼得·里格鲍尔
  里格鲍尔介绍,六七十年代的德国难寻优秀演奏家,1972年,柏林爱乐时任音乐总监卡拉扬创办了卡拉扬乐队学院,目的在于,让那些刚毕业的年轻音乐人和柏林爱乐的首席一道上课,等他们积累了大量乐队演奏经验,成为复合型的乐队演奏人才,就能直接为柏林爱乐提供最新鲜的血液。
  四十多年来,数百位年轻音乐人在卡拉扬乐队学院学习。如今,柏林爱乐有1/3的成员从卡拉扬乐队学院毕业,绝大多数毕业生还走进了维也纳爱乐乐团、慕尼黑爱乐乐团、伦敦交响乐团、香港管弦乐团等世界名团。
  2014年,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牵头纽约爱乐乐团、上海音乐学院,创办了上海乐队学院,同样借鉴了卡拉扬乐队学院的办学模式,以培养乐队演奏人才为目标。学院第一届学生的就业率达100%,第二届、第三届在90%以上,为上海以及中国最好的职业乐团提供了一批年轻乐手。
  “卡拉扬乐队学院之后,德国乐团纷纷效仿这个机制,阿姆斯特丹、伦敦、维也纳也在建乐队学院,这是传统教学和职业教学空缺的地方,他们在积极补上。在中国,据我所知上海乐队学院是第一家,日本、韩国还没有类似的教育机构。”
  里格鲍尔说,在乐队学院里,学生除了学习演奏技巧,更重要的是要学会如何与同事合作,如何做好团队工作。
  “全世界最好的音乐家都会报考柏林爱乐,新人考进来后会试用两年,你不仅要拉得好,还得跟同事搞好关系,知道怎么谈吐,最终能否留下来是乐团投票决定的,必须有2/3的人通过,否则,离开的大门就在那里。”
  “柏林爱乐寻找的是有个性的音乐家,要听到你对乐曲的个人理解,你必须有个性化的演奏。但在乐队里,除了有个性、有技术,你还要融入一个大家庭,在它的框架下演奏。这是非常难的。”
  里格鲍尔认为,有了乐队学院,年轻音乐人能提前熟悉乐团的工作机制,不用等到进了团再摸索、磨合,乃至有被辞退的危险。
  夏隆室内乐团与上海乐队学院同台演出
  李泉帅是上海乐队学院2018级小提琴学生,能和世界最顶尖乐团的演奏家合作,他感触最深的是,不仅能“偷师”演奏技巧,更重要的是学会如何沟通,“音乐是充满想象的,我理想中的音乐模样跟他理解的模样有什么不同?我们的想象结合在一起能碰撞出什么火花?这个对我来说意义更大。”
  中央音乐学院、辛辛那提大学音乐学院、丹佛大学拉蒙特音乐学院,李泉帅先后在这三所学校求学,来到上海乐队学院,他的感受完全不一样。
  “在学校是以学习和吸收为主,在乐队学院是上台实践。原来是吸收,现在是释放,我要在台上释放所学知识,用声音打动观众。”李泉帅笑说,上海乐队学院的课程应接不暇,前脚刚送走纽约爱乐的首席,马上又迎来夏隆室内乐团的老师,“和各种各样的大师合作,饱腹感很强。”
  和夏隆室内乐团合作,身为小提琴手的李泉帅,反倒很感激圆号老师,“他们是木管,我是弦乐,弦乐的发音方法和管乐不一样,他们更注重处理乐句……从不同乐器的角度来交流,我们能让音乐表现达到更高的一个档次。”
  李泉帅说,同学们都挺羡慕他,“地球就这么大,一只手数得过来的顶尖乐团都在这儿了,他们不仅羡慕,而且好奇——我作为青年演奏员和世界顶级音乐家合作,会发生什么事?这个过程是用语言表达不了的,只有坐在台上,只有一起合作,才能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香港音乐名家会聚 现场演绎古典之美
  • 下一篇:第12至14届中国音乐金钟奖落地成都举办
  •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