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件有了,农村音乐教学仍跟不上

2021-04-09  来源:163.com
  3月24日,中国少数民族声乐学会部分专家赴北京市房山区,为当地农村学校孩子送去公益合唱指导课。“孩子们很高兴。”学会秘书长海燕向记者说起这次公益活动的感受,“目前,农村学校音乐教学的硬件设施方面有了很大改善,但师资、学生音乐素养等软实力还是跟不上市区的发展。”记者随后采访了几位北京远郊区农村校的一线音乐教师,他们在教学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和真实需求也正是现在农村音乐教育现状的一个缩影。

  师资

  老教师要进修,新教师盼平台


  由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2020年提出的《义务教育学校音乐教室建设与装备规范》中规定:“完全小学按每年级4个平行班、每班45人计算,音乐教室的设置应不少于2间;初级中学按每年级4个平行班、每班50人计算,音乐教室的设置应不少于1间。如果每年级平行班和班级学生数较多,则应适当增加音乐教室的数量和面积,以满足《义务教育音乐课程标准(2011年版)》所规定的开课要求。非标准建制的小学及农村教学点应以本文件为参照,因地制宜积极创造条件,努力建设和装备专用音乐教室及场地,以满足此类学校开展音乐课堂教学和课外音乐活动的需求。教学钢琴、教学电钢琴二选一,与音、视频设备和计算机等辅助设备搭配使用。”受访老师表示,在国家及教育部下达的相关规定下,农村学校硬件设施条件近年逐渐有了改善。以北京远郊区的农村学校为例,除音乐教室、电钢琴、多媒体设施外,指挥台、合唱台、谱台在一些学校也实现了按需配备,老师如果需要更多的乐器或设备,可以通过学校打报告进行申请。

  虽然硬件有了,但与城市相比,目前农村音乐教学仍存在差距。

  “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漂’着大量音乐人才,无论是海归还是大学毕业生,近年来到中小学就业的人才也不少,可惜的是农村学校留给招收音乐教师的指标并不是很多,有的农村学校规模不小,但可能也只有一两个音乐老师。”海燕说,很多农村学校音乐教师的数量不仅少,老师年纪也都偏大。他们当年接受的师范教育要适应现在的音乐教学,需要在器乐、声乐、指挥等方面再进修再学习。“老师们都很敬业,工作经验也多,但时代在变化,老师也需要不断学习。农村学校的音乐老师其实都很盼望有更多学习进修的机会。”近年一直从事合唱推广的海燕深知,对于目前很多农村学校老教师而言,之前掌握的教学技能要适应班级合唱、校园合唱团的发展,是远远不够的。外请专家毕竟只能解一时之需,真正发展要依靠提高老师自身的能力。

  青年音乐教师程老师刚分配到北京一所农村学校,即被委以重任——从事音乐教学的同时,还负责学校行政工作。因为学校只有两位音乐教师,如果有艺术展演,他还负责带学生参加。“杂事儿太多”成为程老师工作中最大的烦恼,没有时间排练,每次排两三个星期就参加活动或展演,很难获得好成绩。虽然学校每周有固定排练时间,但每次时间很短,出效果比较难,学校也没有更多专业老师去支持合唱团,每次都是这样“临时抱佛脚”。“我其实是个挺喜欢干事儿的人,但是专业的事情眼下不能专注地干,没办法。”程老师说,很多农村老师就是慢慢被磨得没有了脾气,被迫放弃专业追求。“现在毕业的青年教师愿意留在农村学校的不少,但大家对于没有施展平台这件事情表示无奈。”

  学生

  音乐基础薄弱,普及之路任重


  张老师所在的学校靠近北京的一角,她说:“不瞒你说,我现在的高中音乐课还停留在给孩子们教授一些基础音乐知识的阶段,希望让孩子对音乐有一定认识,产生兴趣。”张老师说,好多孩子对音乐有兴趣但是了解太少,连一些基础的音乐认知可能都没有。原因在于孩子们对音乐的接触很少,音乐基础比较薄弱。很多人或许不相信,即便是远郊区,但也是北京的学校,这样的现状令人不可思议。张老师有些无奈地说:“前几年我们在开学第一次上课时问孩子上没上过音乐课,不少孩子说没有。我有不少同学也在远郊农村中小学任教,跟他们交流,学生情况普遍一样。”不过张老师也表示,这两年情况有所改善,呈现出越来越好的趋势,学校里学过、接触过音乐的孩子在增加。

  张老师说,由于高中阶段的学生学习任务日益繁重,学生之前普遍又都对音乐接触不多,很多孩子会把音乐课当成学习之余的消遣,并不会花太多心思在学习音乐上,所以学校合唱组的声音在她听来“惨不忍睹”。学生每周一节45分钟的音乐课,下课铃一响课本一收,下周再来已然忘得精光。

  学校

  没时间给音乐,重视远远不够


  无论是市区学校还是农村学校,“抢人”“抢时间”几乎是每一位管理艺术社团的音乐教师都有过的经历,但农村学校这样的现象可能更为普遍。“学校对艺术学科不够重视,我们音乐教师连中午午休时间都抢不着,都被主科老师抢走了,我们只能拿到剩余的一些零碎时间。”北京一所农村中学的马老师十分感慨,“没有足够的时间,对音乐教育来说太难了。”

  马老师所在的学校只在初一、初二开设音乐课。初三也开设音乐课的学校,据马老师了解,所在区也只有两所。每逢期中考试、期末考试之前,音乐课多半会被主科老师要走,不只她所在的学校,大多数学校都会支持主科老师去要“副科”的课。学校对音乐学科不够重视的态度,也影响着学生、家长的态度,导致学生学习兴趣不够,觉得这个学科可有可无。

  几位老师不约而同都谈到学校对于参加各种艺术展演、比赛的态度,这个态度非常一致——要成绩,但不给时间,拿成绩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学校对于合唱团也大多停留在有活动时“有用”的认识上,别的作用不太会考虑,而且这个“有用”的认定也是建立在合唱团能出成绩的基础上。北京很多农村学校的合唱团除了区里两年一届的艺术节,其余的演出机会非常少,这也导致学校对于合唱团、对于音乐教育重视不起来。

  即便现实诸多困难,老师们对于所在学校音乐教育的发展前景依然怀有信心。程老师希望自己加强时间管理能力,争取不荒废在农村学校的时光。张老师通过了解相关政策,感觉到国家对音乐教育和农村学校愈发重视了。马老师表示,今年的合唱组基本都是她自己选的学生,想着能外聘一位老师训练一个声部,她自己训练一个声部,提高排练效率,让学生多少能学到东西。“确实不容易,但也不是不行,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一切都在变好。” (应采访对象请求,文中一线教师均为化名)
 
 ↑↑↑长按上方图片进入“中音联博览会”微信小程序
 
       关键词: 中国音乐教育   中国音乐教育网   CSMES  音乐教育    中小学音乐教育  音乐教育投资  音乐投资   中音联投资    才艺擂台赛  音乐培训   钢琴    中音联新文旅一带一路艺术小镇  C.CMU艺术小镇   中音联邮箱csmes@126.com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让民族音乐影响青年一代
  • 下一篇:中小学音乐、美术教材应该确保人手一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