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国门,他将中国的传统乐器带向了西方?

2021-01-21  来源:格致论道讲坛
  以下内容为广东客家筝派传人、星海音乐学院国乐系兼职副教授饶蜀行演讲实录:大家好,我是饶蜀行,很高兴在这里和大家见面。

  相信很多朋友对广东音乐并不会感到陌生,因为我们在春节晚会上,经常会听到一首熟悉的乐曲:《步步高》,旋律是很欢快的。

  这是广东非常经典的传统音乐作品。

  今天我想通过分享我的工作和生活的经历,希望大家能够在生活中多关注身边的这些传统音乐文化。

  与古筝的不解之缘也许有些朋友想知道,为什么我会成为一名音乐家?

  其实毫不夸张地说,从我出生那一刻起,我的生命注定和古筝还有音乐有一段不解之缘。
  大家看看这张照片,这是我的祖父,名字叫饶从举,他出生在1897年,在民国初期,他已经是广东大埔的一位音乐名家。

  在1956年,他代表广东客家汉乐,去赴京演出,参加第一届《全国音乐周》的音乐汇演,当时还受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接见。

  下面这一位是我的父亲饶宁新。他是星海音乐学院国乐系的古筝教授,同时也是中国古筝界公认的广东客家筝派代表人。
  所以,我在这种家庭环境里面长大,成为一名音乐家,应该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反过来说,要是我没有成为音乐家,我倒觉得是有点意外了。
  这是我6、7岁小学时候的照片,那时候我住在广州的北京路附近。

  我小时候学琴比同龄的小朋友要学的快,倒不是我天赋异禀,而是因为我经常跟随我的父亲,去听他的排练、演出,还有上课,我都一直跟着他。

  所以在这种长期耳濡目染中,我学琴自然会比较顺手一点。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的父亲的同事在听完我的演奏跟我父亲说,闭着眼睛听你儿子弹琴有点像老头,很老练的那种感觉,但是睁开眼睛看到这是个小孩,乳臭未干。

  我跟古筝其实真的就像一对朋友,有时候我会觉得我心里面说不出来的话,或者是表达不出来的意思,我用古筝就能表达非常流畅,这真的是我们的缘分。
  这是我和我父亲平时上课和排练的一种自然状态,真实状态就是这样的,因为我父亲上课是用一种很特别的方式,就是跟我合奏。

  音乐学院的学生上专业课是怎样上的呢?

  比如一个学生一周有两节专业课,然后就在某一天去到琴房,老师给他上完课,就回去自己练了,然后下周回来复课。

  而我是怎样呢?随时随地,天天都在上。

  因为我在练琴的时候,我父亲有意无意地在听。

  他觉得不太对的时候就拿着手上的椰胡,然后就走进来,就说“我们来合一段。停,你这里不太对,再听我拉一遍,还不太对,来,我来弹给你听。”

  这样的一种上课方式,类似于我们口传心授的这种教学方式,让我对我们广东的汉乐,也就是客家音乐,还有广东音乐有了一个非常深刻的认知。

  刚才的这种合奏方式,其实也是我们舞台上所呈现的一种方式。

  下面我想播放一段我们在星海音乐厅,我跟我父亲的一段合奏视频。这首乐曲同样也是广东音乐,叫做《连环扣》。下面我们一起来听一听。

  这首广东音乐,其实是乐曲的最后一段。

  古筝的表演技巧我有一个目标,想让大家了解一下我们古筝的一个基本表演技巧,当然我不会讲得很复杂。

  其实古筝有两大类,一个是右手,一个是左手。

  右手有些什么样的技巧呢?它就是强弱、快慢、虚实、动静。左手就是揉、滑、吟、按。

  这两种技巧怎么样去表达乐曲的情绪?

  这首旋律就叫《春江花月夜》,先单手来一段,再加入左手,看一下这个乐曲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上左手,整个旋律完全变化了,我们再模仿其他乐器,听一段古琴曲。

  我们的传统音乐是非常好听的,有时候我们不需要懂什么技巧,而是我们去感受它的意境、韵味就可以了,这是古筝传统音乐的魅力。

  一切归零,重新出发我在星海音乐学院毕业之后,我就在一个艺术院校里面工作任教。在第四年的时候,我选择了辞职,而我选择了另外一个生活,就是出国。

  为什么我要出国?

  原因很简单,就是我跟其他的年轻人一样,我也希望走出国门看一看、听一听,而且我希望能将古筝,这种传统的乐器带给西方的一些音乐家,还有朋友们听。

  而且我也希望凭借古筝,看能不能找到它与其他西方乐器的一个交融点,找到一个契机,因为我的初心就是传承中国传统文化,这也就是我出去的初心。

  后来我去了加拿大的蒙特利尔。

  我之所以选择蒙特利尔,是因为我知道那里是非常知名的艺术之城,每一年有非常多的艺术活动在那边举办,音乐、戏剧、美术等等。

  因此我相信我凭借我的古筝,我能够在那里找到一个契机。

  后来我就在那里生活了大概有5年多,而这5年中,我身边有发生了不少的趣事,用三个数字给大家讲述一下,一个是50,一个是7,还有一个是0。

  我们先看看50。

  50代表什么呢?是我在加拿大第一场演奏所收到的演出费50元,很低,是吧?

  其实这个演出是当时我的一位朋友推荐我去的。当时我一看到这个场地,原来是在唐人街的叫做中山公园的地方。

  但是看到这个场地的时候,我心里是凉了半截,为什么?

  与其说是一个演出场地,还不如说它就是一块空地。因为我们平时演惯了就是像今天这样有专业的舞台,有非常棒的音响师、灯光师。

  而那个场地,中山公园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我心里的落差是蛮大的。

  但是那个时候想到父亲曾经叮嘱我一句话:“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演出,一定要认真对待。”当时我想起这句话,就放下一切包袱,认真、专注演奏。

  而在我演奏5分钟以内,有一个老华侨经过,他是当地一位艺术团的团长,他一听,觉得这个人演奏不错哎!赶快就问主办方要了我的联系方式,之后我们就联系上了。

  通过我们的这种联系,他介绍了一些媒体朋友,还有音乐家朋友给我认识,因此,我就慢慢地开始了我在加拿大生活的起点。

  因此这个50,我也把它视为一个起点来看待。

  后来跟团长聊天的时候,他说真的是一段缘分,其实他一年里面真去不了两次唐人街,那天还是因为在附近工作,然后就去顺便买菜,而在买菜那5分钟刚好我就上场了。这是很有趣的故事。

  7其实是代表我们这7位演奏家。
  在蒙特利尔,后来我跟朋友们组建了国际性的乐团,里面主要的演奏家就是7位。

  我们这7位有哪些特点呢?

  最大的特点就是:我们各自用自己民族的乐器,来共同诠释一种音乐风格,叫做世界音乐。

  我们来看看这个图片里面有哪些民族乐器呢?

  左边不用说了,古筝。而中间那个最显眼的,一个梯形那个就是秘鲁的排萧,而它后面有一个带钩的那个就是越南的独弦琴。

  往右边看,有个人坐在那里,下面坐着一个箱子一样的东西,这是当地的秘鲁的乐器,他们叫Cajon,我们叫箱鼓,后面有一个有点像琵琶的乐器,那个是土耳其的乌德琴。这就是我们的一个组合。

  其实我们在现场演出的时候,不止我们7位,大概有10—20位左右,因为会加上爵士鼓、贝斯等等的乐器。

  我们在很多地方都举办过大型音乐会,其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照片上的这一场。

  它是在秘鲁利马市举办的,当时举办的场地,就是在总统府对面一个广场,叫武器广场。

  当时那广场蛮大的,我感觉至少有6、7千人,为什么我对它印象深刻?

  因为我去到利马第一天,就发现利马市的大街小巷全是我们的海报。

  在市中心有一栋20多层的建筑物,而整个建筑物上面就是我们7个人的头像海报,当时心里那种自豪感有点爆棚。

  因为这一场的演出,在当地算是蛮轰动的音乐盛会。

  也是因为这场演出,我们也受到了秘鲁总统府的邀请,去参加他们的政府晚宴。要不我们来听听这有趣的音乐?

  这视频是我在2010年在这一场秘鲁利马宣传片,因为音乐会的曲目太长,我选择了这宣传片。

  而宣传片的背景音乐就是我们自己演奏的。

  我想大家对这种音乐非常感兴趣,让人听了很激动。

  我们这个乐队的名称叫Sonidos Vivos,是西班牙语。

  我在加拿大生活5年以后,我又做出另外一个选择,回国。

  当时身边朋友很多人不太理解,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回去?

  你的生活、工作都已经开始稳定,并且开始上升了,你现在回去不就是等于一切归零了吗?

  其实我心里确实有一点依依不舍,因为我交了很多朋友,有很多音乐邀约等着我们,我们也能看得到一些前景。

  但是我很清楚的一点是,我的初心没有改变,就是传承和传播中国的传统文化。

  在加拿大这么多年里面,我认识了非常多的音乐家朋友,在他们身上我也学习到了很丰富的音乐知识、音乐理念,还有一些音乐技巧。

  更重要一点是,我在他们身上感受到了他们自己对本民族文化的那种热枕和重视。

  而反观我自己和古筝,我应该把我学习到的这些能量,还有古筝重新带到中国这块更肥沃的传统音乐土壤中来。

  我可以继续在里面播种、耕耘,去传播我们的传统文化,让它将来可以以一个更新颖、更丰富的面貌展现给世界。
 
 ↑↑↑点击上方图片可以直达
 
       关键词: 中国音乐教育   中国音乐教育网   CSMES  音乐教育  音乐  中小学音乐教育  音乐教育投资  音乐投资   中音联投资    CMU   才艺擂台赛  音乐培训   钢琴    中音联新文旅一带一路艺术方舟    中音联邮箱csmes@126.com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 一位拉丁指挥家的巴洛克音乐之旅
  • 下一篇:吹拉弹唱秀十八般中华才艺,华裔青少年传承中华文化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