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的音乐文化,一种跨国的统一语言,“对着打开的书唱歌”

2020-03-03  来源:百家号
  欧洲的音乐文化在世界中一直都是令人瞩目的。音乐的统一化的社会角色无疑在维也纳表现得最为明显。它让我们的生活融合在一起,哪怕人们的语言与习俗的不同,但是我们仍然可以用音乐去交流,我们可以从旋律中清楚的了解到音乐所要表达的情感,这就是一种跨越种族、国家与地区的统一语言。
  在1940年维也纳的一次讨论会期间,斯特凡·茨威格论及了维也纳文化中的这个重要方面。他认为,奥地利的首都因为它的世界主义,它“融合对立”、“消解分歧”的能力而成为“某种共同文化的理想园地”,他在分析维也纳特有的“天才”时,追忆了这个城市与音乐家们的特殊关系那由来已久的历史:从梅塔斯塔齐奥开始,经海顿、格鲁克、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勃拉姆斯以及其他很多人,一直传到古斯塔夫·马勒。
  斯特凡·茨威格描绘了维也纳人特别的气质,他们的集体狂热有时到了狂热迷信的地步,这就保证了作曲家和演奏家们在这里能有听众。19世纪末,整个社会对音乐的痴迷看来达到了巅峰,音乐已成为追求集体特性的表达方式。所有社会阶层都关心音乐事件。“当一个维也纳市民打开报纸时,他第一眼不是去看政治界发生了什么事,而是浏览节目表和市立剧院的通告,以便知道是谁演唱、谁指挥、谁演奏。”会一种乐器是有品位的标志,每个家境良好的年轻姑娘都会“对着打开的书唱歌”,还会参加某个合唱团或乐队。这就造成一种竞争精神,一种全社会对于音乐人表现的严格要求。
  即使对最不知名的音乐家,维也纳人的要求也十分苛刻,但他们在其他领域则很是随便,这种反差让斯特凡·茨威格大感吃惊。有人认为,在19世纪的最后25年,音乐文化在维也纳的重要地位与对其他文化的表达方式受到压制有关,自从帝国遭受1848年革命的振荡过后,这些表达方式更容易受到审查了对于音乐的集体痴迷在构建社会和谐中的作用看来是毋庸置疑的,哈布斯堡政权把这种和谐的外表一直维持到1919年。不过,世纪末音乐创作兴趣的复兴与一场更具泛欧色彩的运动相关,某种程度上说,这种复兴反映了我们前面提到的统一性追求。
  事实上,欧洲几乎到处都成立了一些新的机构,它们以促进音乐创作、培育听众和探索音乐素材为目标。在巴黎,1894年,夏尔·博尔德斯、文森特·丹第和亚历山大·吉尔芒为重新发掘宗教音乐而成立了“音乐学校”,它很快成为作曲家和演奏家的聚会之地。1900—1914年之间,为数众多的音乐人—今天他们已很有名。曾在这所带有保守色彩的私立学校里从事教学或修习技艺:埃里克·萨迪、达利乌·米洛、阿尔贝·卢瑟尔、保罗·勒弗伦,还有法一意混合血统的作曲家阿德加·瓦列兹、西班牙人伊萨克·阿尔贝尼斯和华金·图里那、波兰羽管键琴演奏家万达·兰多芙斯卡、匈牙利人拉齐塔·拉兹洛等人就是他们中间的佼佼者。
  在1905—1910年之间,“音乐学校”的门徒与来自《音乐信使》的反对者之间发生了激烈的论战,前者以《圣-热尔维论坛》来表达自己的音乐观念,后一派是福莱、德彪西和拉威尔的支持者,这场论战反映了当时巴黎在音乐问题上的热烈气氛。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必须提一下理查德·瓦格纳在世纪之交的影响:这位作曲家于1883年在维也纳去世之后,其成就的影响力在欧洲不断增长。1890—1910年间,巴黎的崇拜者们团结在爱德华·杜亚尔丹创办的《瓦格纳评论》周围,而英国人休斯顿·斯图亚特·尚伯兰对理查德·瓦格纳作品的狂热激情还受某种泛日耳曼意识的支持1890年以后,在巴黎的音乐会节目表中,我们可以看出,瓦格纳的音乐有强势回归的势头。
  巴塞罗那也成立了一个瓦格纳协会,并在1901—1910年间拥有很多支持者。但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1900年代欧洲大部分作曲家和音乐家都是瓦格纳派:阿尔弗雷德·科尔托、爱德华·里斯勒、圣桑、福、德彪西、曼努埃尔·德·法利雅、胡格·沃尔夫、贝拉·巴尔托克、理查德·斯特劳斯、古斯塔夫·马勒、伦斯基科尔萨科夫都在艺术生涯中一度受到瓦格纳的影响…在文学界,很多艺术家也对瓦格纳怀有同样的崇拜之情。安德烈·纪德、皮埃尔·鲁伊斯、奥斯卡·王尔德在19世纪0年代初曾去拜罗伊特朝圣。马拉美、保罗·瓦莱里、邓南遮、梅特林克、G.A.穆尔和茹迪特·戈蒂埃也是瓦格纳的仰慕者。
  我们还不能忘记,在阿道夫·阿皮亚、阿瑟·戈登·克雷格及安德烈·安托万等人对戏剧演出的革新中,瓦格纳的理论起过关键作用。在18601880年之间,欧洲各地都建起了既可上演话剧,也可上演歌剧的“意大利式”剧院,还有更为专门的歌剧演出厅和舞蹈表演大厅巴黎歌剧院和夏特莱剧院就是如此前者的设计者是建筑师加尼埃,工程从1860年持续到1875年,后者于1862年投入使用。1884年在布达佩斯建立的一些歌剧院还是表现民族特性的象征之体斯顿。音乐创作还是一些少数的或边缘的文化特别钟爱的表现方式之一,例如在波兰、瑞典、挪威、丹麦和芬兰就是这样。
  德国和奥地利仍是世纪之交欧洲音乐创作的主要中心拜罗伊特当时成了瓦格纳的音乐迷们的“麦加”,我们已经看到,法国有很多这样的乐迷,但英国和其他北方国家(俄国、芬兰…)也有很多瓦格纳的崇拜者。在维也纳和柏林,当时音乐创作的代表者是马勒、理查德·施特劳斯、勋伯格、贝尔格和韦伯恩,意大利则有“真实主义”的代表莱翁卡瓦洛、乔达诺、齐里亚、马斯卡尼和普契尼,其中普契尼的成就很快在欧洲引起反响(《波希米亚人》,1896年;《托斯卡》。在西班牙,阿尔贝尼斯、法利雅和格兰纳多斯是现代潮流的代表。
  但各地的人们依然对传统音乐感兴趣,一些作曲家—他们通常就是最新音乐潮流的代表—着手系统地搜集一直被认为可被忽略的民歌:马勒、沃尔夫、R.施特劳斯、勃拉姆斯、德沃夏克、贝拉·巴尔托克、佐尔丹·科达伊在中欧和俄国从事这样的工作,在挪威则有爱德华·格里格和克里斯蒂安·欣丁法国有古诺、比才、圣桑、文森特·丹第;重新发现的民间曲调启发了他们的灵感。人们还出版了《下布列塔尼歌集》(布尔戈杜古德莱,1895年),《法国民歌史》(茹里安·狄尔索,1889年),《巴斯克传说文集》(夏尔·博尔德斯,1890年),《维瓦莱和凡科尔的民歌》,最后一部作品启发了文森特·丹第(《塞文交响曲》,1886年;《山中夏日》,1906年)。
  看完这篇文章,我们可以知道音乐艺术对人们的影响是多么的重大了吧,小编认为,在日常的生活中,如果没有音乐,那么我们的生活都会因此而失去色彩。在我们低落和失意的时候,音乐都可以去抚慰我们的心灵。而当你快乐时,音乐也会使你的快乐加倍呢。你们是这样认为的吗?一起谈论一下吧。

       关键词:音乐教育   钢琴  俩臺鋼琴  公益   中音联   邮轮游学才艺嘉年华   社会音乐教育机构扶持计划  音乐  乐器  中小学  少年儿童  音乐会  合唱  口琴

中国音乐教育网公益扶持部微信号:csm351、中国音乐教育网.樂助理微信号:csmes351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突尼斯举办音乐会声援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 下一篇:美国费城交响乐团评价中国:你们正采取一切措施,保护着艺术家和观众
  • 中小学生知识产权保护服务平台申请与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