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亏损销售也先活下来,疫情倒逼乐器行业转型升级

2020-05-19  来源:音乐周刊
  今年1月中旬,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生产生活按下“暂停键”,让乐器行业面临复工复产和市场启动的双重考验。中国乐器协会号召企业全力恢复乐器产业链,全力打通生产、销售和团体、个人乐器消费生态链。
  在这短短数月间,乐器行业悄然发生着变化,无论是研发、生产还是销售,“转型”成为生存的关键词。疫情倒逼乐器产业加快新旧动能的转换,这种转型虽然稍显被动,但从长远看来,却是产业良性健康发展的必经之路。
  “电话几天响上一次”
中岸乐器
  安徽省合肥市老城区,有一家叫中岸乐器的企业,老板张亮已经经营了十几年,他的企业以销售乐器和提供乐器培训为主营项目。“乐器市场是以学养商,以商带产,每年的二三月份开学季,琴行都会迎来一个招生、销售的旺季,但今年特殊,不但招不到新生,老生也在流失。琴行里冷冷清清,电话几天响上一次,多是老客户咨询乐器维护、复课的电话。”很多客户因为疫情耽误了购琴计划,而相配套的艺术培训也因为疫情停滞,这让张亮有些举步维艰。
  张亮的企业只不过是众多乐器内销市场的沧海一粟。由于学校和社会团体复工延期,导致大量乐器内销市场订单短缺,线下经销停摆,市场正常运行受到了巨大影响。在广东省乐器协会秘书长李爱群看来,乐器对培训市场依赖度较高,然而疫情期间带来的销售压力,使得许多琴行被场地租金压垮,最终不得不撤出市场。记者了解到,各地不乏一些乐器销售企业为了生存而大幅降价销售乐器,以成本价回笼资金。
  而外销市场同样不容乐观,据中国乐器协会调研报告显示,受国际疫情蔓延影响,海外乐器采购商陆续取消已购订单,国际取单、延单时有发生,后续订单也不明朗,甚至已运出货物无法靠港,外贸出口下降70%以上;其次,有部分客户因为当地疫情原因,导致需要推迟出货,加之海外出口物流不通畅,发货非常不及时。
  “订单断点、物流堵点、销售晚点,是目前乐器行业面临的主要挑战。”中国乐器协会常务副理事长曾泽民说。近日,中国乐器协会调研了22家行业骨干企业,其中,20家企业复工率及职工到岗率达80%以上;由于用工、运输、原材料采购、防护物资保障等问题,生产节奏放缓,产能恢复不足,仍有9家企业达产率(实现产能比率)低于50%。超过50%受访企业反馈,一季度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下降已成定势。
  “即使亏损销售也先活下来”
川雅木业2月3日便已全面复工。
  乐器企业受原材料及产品运输困难、延迟复工造成的生产进度拖延的影响,加之原料成本、人工成本、物流成本、防控成本、停产或半生产期间的损失与资金压力等,都将增加企业生产运营成本。
  厂址位于成都的川雅木业是一家乐器厂商的上游供应商,负责生产音板、共鸣盘等乐器配件,2月3日便已全面复工。董事长张华君说:“不复工,意味着下游生产企业配件供应中断。”他介绍,国内钢琴生产依赖进口原木。从意大利、奥地利、德国以及北美费尽周折买回来的木材,运到上海初加工,再进入成都制造配件,最后供货全国各大乐器厂。欧美疫情爆发,运输困难前所未有。比如,一批在温哥华加工的木材,因为工厂停工,两次推迟加工时间;海关部门也因疫情暂停业务,4月中旬第一批木材才放行。“成本增加,企业只能自己消化,但即使亏损销售,也要转变现金流,先活下来。”张华君说,面对困境,企业往往采用两种策略,一是手握现金抗击风险,一是扩大储备做长远打算。
  武汉市海平乐器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志平则在年前便备足了生产乐器所需的铜、锡等材料,复工没有受到原材料短缺的影响。否则,疫情期间即使能买到材料,也运不进武汉,但他面临的是运输带来的巨大压力。自1月23日开始,武汉内外交通封锁。为了按时交货,海平乐器只能选择点对点专车运输,费用比平常拼车运输高出一倍。此外,上海港口对来自疫区的货物检查非常严格,致使仓储时间延长,也使成本再一次增加。4月8日,武汉解封后,情况才有所好转。
  随着上游供应链陆续复工复产,乐器企业也正在恢复满负荷生产。2月初,像珠江钢琴、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等龙头企业复工率就已超过95%。据了解,众多复工的乐器企业采用灵活用工、智能办公、远程办公、自动化生产等方式,以服务提高产品附加值。
  “线上直播每天能接到订单”
  中国轻工业联合会近日提议由工信部出面,推动轻工业产品与天猫、京东等网络电商平台合作。中国乐器协会推荐了一批品牌产品作为试点单位,并号召会员单位积极与信誉好、服务细的电商平台合作;开发企业电商、电教网络服务平台,快速扩大企业网络销售、乐培训覆盖面,推动实践内容与形式创新发展。
  “线上、线下结合的购琴方式是发展趋势。AR全景技术、高清保真视频、即时通讯等手段,能够改善在线购琴体验。”珠江钢琴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肖巍介绍,2月14日起,全国珠江钢琴专卖店陆续启动“云购琴”服务,以公众号、朋友圈、抖音为主要传播渠道,通过图片和视频的形式向客户介绍钢琴。
北京华东乐器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在直播中演奏。
  北京华东乐器有限公司是华北地区规模最大的提琴生产厂家。为缓解经营压力,公司开始利用网络直播,进行提琴销售和提琴知识普及。4月开始,90后制琴师刘尊飞与同事,每天早上摆放机位,调试产品,9点准时直播。“最初,自己一个人在直播间做琴,好奇的网友主要都在咨询。现在线上业务有些起色,每天能接到两三把琴的订单,尽管不多,但是一种有益尝试。”刘尊飞说。
  5月1日,五五购物节直播中,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并未参与直播带货环节,而是赞助了6件礼品乐器作为直播晒单互动的奖励。“乐器销售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它并不是一个快速的、冲动型的消费品。我们看重的是细水长流,一种文化价值的传播。”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电商教艺部经理乔杨柳说。
  目前,我国乐器企业以线下经营和线下线上混合经营两种方式为主导。在中国乐器协会对行业240家骨干企业进行的疫情专项调研中,有122家乐器企业属于纯线下经营,占比50.80%;有114家属于线下线上混合经营,占比47.50%;纯线上经营企业仅4家,占比1.70%。“线上活动很热闹,乐器企业都在投入。但是,要形成能够支撑产业发展的创新模式,还需要过程。”曾泽民说。

星海钢琴为公益直播做准备。
  特殊时期,乐器企业还瞄上了线上音乐培训这个发展契机。以钢琴制造和销售为主的柏斯音乐集团推出在线课堂,呈献12国15位钢琴大师授课视频。星海钢琴推出公益活动“战疫与你同行《音乐的力量》”,8000余人次观看直播,4000余人参与评论互动。珠江钢琴的艺术中心紧急开展教研和课程设计,2月中旬推出线上一对一直播教学,4月推出线上集体课直播教学。
  拥抱互联网给了传统乐器企业新的思路和视野,无论是销售还是培训,未来网络都可能成为主流渠道之一。对于乐器企业而言,这几个月间积累的经验和教训,也显得弥足珍贵。
  “疫情后世界比过去更需音乐”
  疫情迫使企业强筋壮骨,行业转型升级。“抗风险能力弱的企业,面临被淘汰的危险;平常效益良好、布局合理的企业,疫情中转换思维、加速转型,能平稳渡过危机。”李爱群说。
  江苏东方乐器厂从忙于乐器生产,转向关注音乐文化,4月,斥资近千万的东方口琴博物馆试营业,呈现口琴从19世纪诞生以来的演变、进化和发展过程。“或早或晚,疫情总会过去。我们要珍惜时间、把握机遇,拉进与梦想的距离。疫情过去,企业将实现里程碑式发展,精神面貌都会提升。”董事长孔文忠说。
恺撒堡钢琴PR2.0专用弦槌发布会
  无独有偶,珠江钢琴抓住“整个行业慢下来的机遇”,加大了对关键技术的集中研发和突破。肖巍介绍,历经75个方案、1458次试验,4月27日,突破性技术成果“恺撒堡钢琴PR2.0专用弦槌”正式发布。弦槌对一台钢琴音色的影响约占25%,但高端钢琴的弦槌主要来自国外企业生产。“恺撒堡钢琴PR2.0专用弦槌”将改变这一局面,为民族品牌钢琴的品质飞跃提供有力的支撑。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器改革制作专业委员会会长丰元凯认为,乐器行业自救互救,上下游企业应该碰头,精准对接资金链、产品库存、需求调研和物流仓储等实际问题。5月上旬,中国乐器协会启动疫情后期乐器行业“闯关突围”论坛及行动计划,直面企业的困难和问题;同时积极推进供应商、产品商和经销商联合行动。
  “影响音乐消费市场的主要因素是人口。全球乐器生产规模300多亿美元,不会有太大变化。疫情过后,世界比过去更需要音乐,国内音乐消费市场将会保持稳步增长。”曾泽民认为,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积累,中国乐器行业在制造能力、品牌价值、人才队伍、销售网络等方面已形成完善、健康的体系。中国乐器行业的能力、实力都在,短期内不可取代。只要努力,未来,只会好不会坏。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80后CEO对中国素质教育的执着和情怀...
  • 下一篇:后疫情时期中国器乐文化发展的困境与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