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小时直播收到43万字、1300封观众来信,热度出乎意料,申城音乐剧人破圈转型蓄能待发

2020-03-20  来源:文汇报
  “从来没那么紧张过。”中文音乐剧《面试》的演员夏振凯对着上海音乐剧艺术中心密集的直播机位和二三十人的直播团队说道。一段段剧目唱段旋律流淌而出,网友充当面试官,跟随剧组的流程纷纷在弹幕中点评提问。剧场为了保持通风没开空调,演员说自己在寒冷中“瑟瑟发抖”,心底却踏实了,因为——“我在演出”。
  在期待剧场重新开门的日子里,音乐剧从业人员主动出击,积极为恢复演出做准备。不少演艺机构推出了多种直播节目,破圈垂直交流以提升与观众的亲密度和剧目知名度。更多知名制作人则在寻求行业转型机遇,呼吁孵化优质内容,用更好的作品回馈观众的等待,重新拉开剧场帷幕。
  除了直播活动,上海音乐剧艺术中心还发起云练声接力,集结超过120位文艺工作者、音乐剧演员参与,微博话题累计阅读次数突破1500万,讨论量超过5万余次,文广演艺集团供图。
  直播是无奈之举,热度却出乎意料
  近一个月来,音乐剧演出类的线上直播,精彩纷呈。上海音乐剧艺术中心的大咖线上授课、上汽·上海文化广场的“想和你分享,这一首歌”、B站系列音乐剧剧目的“停演不停播”、聚橙音乐剧“期待爱回应爱”直播、中国音乐剧协会的“音乐剧云话会”……观看人数屡创新高,为剧目聚拢了观众人气,也大大提振了行业信心。
  上汽·上海文化广场《 想和你分享,这一首歌》邀请音乐剧相关业内人员录制视频,推介了不少优质音乐剧曲目,文化广场供图。
  剧场大门还未向观众敞开,但努力不能停歇。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坦言:“对于主要上演自制演出或者国内演出的剧院,一旦疫情结束就可以快速恢复;对依赖国际优质演出的剧场来说,五六月的演出都面临不确定性,漫长的国际巡演一个环节一断,就可能串不起来了。”但越是困难的时刻,越需要精神上的鼓励。即使音乐剧行业的直播短期内很难形成真正的商业模式,演艺机构还是纷纷试水。
  “直播其实是一种文化上的延续,在观众无法现场观演的情况下,活跃和传递音乐剧氛围,保持观众与剧院、生活与艺术、精神与空间的联结。”费元洪说。演出和剧场的存在,总能在关键时刻抚慰人心。
  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对谈》直播邀请音乐剧演员刘阳与施哲明与逾7500位在线观众一同“解锁”了抗疫期间的剧院,文化广场供图。
  弹幕和直播连线打破圈层的交流,让观众获得更多互动感,也提升了辐射面和参与度,一些节目反响之热烈甚至出乎策划者意料。上海音乐剧艺术中心“云面试”短短一个多小时的直播收获近160万播放量,开播后热度攀升至直播实时热播榜第二名;“期待爱回应爱”直播累计观看量达1000万,微博话题总阅读逾800万。
  通过音乐剧演员们声音所传递出的爱与能量,治愈着无数年轻人内心的孤独,聚橙音乐剧供图。
  “后台收到1300封观众来信,43万字,我都看哭了。”聚橙音乐剧一名负责人说。总时长四个多小时的“期待爱回应爱”直播中,演员与观众在真挚的交流中抒发和倾听,将彼此的痛苦焦虑升华为治愈和信念。音乐剧《涩女郎》等延期演出的中文剧目将工作坊视频、歌曲集锦在线播出后,还收到大量观众“剧场见”的期待和相约。线上系列节目提升了观众对剧目的认知度,维持着音乐剧文化品牌的认知度和吸引力。
  共度艰难时刻,找寻未来转型创新模式
  对于国内从业人员而言,按下暂停键的演出季也是一个沉下心思考和调整的机会。不少音乐剧演出机构负责人纷纷自发组建各种直播交流会,分享互联网拓展推广经验、探讨创新业态,从最初的抱团取暖、彼此打气,到灵感迸发、找到信心渡过难关。
  “原创一定是后续中国音乐剧发展的方向。制作比引进音乐剧利润率更高,而原创只要持续巡演的时间足够久,整体利润率会更高,对整体现金流的释放有很大帮助。”聚橙音乐剧总经理俞心悦分享了迪士尼董事长罗伯特·艾格的名言:创新或死亡。“百老汇的主流观众为银发族,如《四十二街》曾是一代人的经典,但比较老的歌舞形式和剧目审美不太适合中国市场。现在中国音乐剧观众年龄层主要分布在10岁至35岁,绝大多数是女性,他们喜欢更有情绪感染力、有‘颜值’的先锋剧。从小剧场孵化作品和观众,再到中大型的剧场去演出落地,是我们探索的方向。”
  “过去节奏快,过于忙碌,很多创作没有沉下心来,创作可能浮躁,想很快地出成果,创作者和演员在各方面的生活、影响、诱惑也很多,我倒觉得现在这个时期,对于创作者而言,是沉下心去好好精雕细琢搞创作的时期。”费元洪说,期待在疫情结束之后,能够涌现更多好创意、好剧本、好音乐。
  文化广场在“2020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中新增了一项特别征集,以疫情为线索,用音乐剧创作记录危难之际的真情真爱。为鼓励更多创作人才的参与,原先在线下进行的音乐剧大师课则在B站的直播间里“云”开讲。
  “百老汇的戏基本是自创自制的演出,他们的版权、主创、制作及演职人员都在纽约,有足够多的人员和体量,可以快速地把核心资源聚集起来。”费元洪表示,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也有意将创作者、业内人、观众在同一平台连接、发声,最终达成汇聚音乐剧行业资源、衔接音乐剧市场需求、科学音乐剧孵化机制、培育音乐剧新晋人才、保障音乐剧创作权益的愿望,共同带动中国原创音乐剧力量的集体成长,等待春暖花开后的复苏。
  演出业受到的冲击,并不意味着剧场未来会走向消亡。费元洪分析,百老汇在近十多年依然保持旺盛的生命力。除了强大的原创能力,它也从单纯的剧场文化,进行更多流行跨界。“百老汇音乐剧的表达方式不太遵守欧洲延续下来的音乐戏剧创作传统,很多戏导演的能力似乎已凌驾在作曲之上。如今,它更像是一个流行文化的聚集地。”
  国内音乐剧业态也在“不断生长”。“线下演出圈以前是很简单的,如今影视圈的工作模式慢慢带入音乐剧,很多同行开始理解不同圈层对于偶像、艺人、演员的概念解读,我们也在寻找和观众沟通理解的技巧。”俞心悦表示,未来和音乐剧相关的艺人经济、艺术教育、制作服务、版权经济和线上拓展等板块都将逐渐开拓。



       关键词:音乐教育   钢琴  俩臺鋼琴  公益   中音联   邮轮游学才艺嘉年华   社会音乐教育机构扶持计划  音乐  乐器  中小学  少年儿童  音乐会  合唱  口琴  化蝶品牌

中国音乐教育网公益扶持部微信号:csm351、中国音乐教育网.樂助理微信号:csmes351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芗城:雅歌乐器奏响“复工复产进行曲”
  • 下一篇:音乐为制造业名城增添文化暖色
  • 中小学生知识产权保护服务平台申请与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