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与希望:音乐创业创新的困局

2020-01-16  来源:中国音乐财经
  2019年,十个创业者,九个难,不管你是国民老公王思聪,还是草根创业者。
  2015年,十个创业者,九个膨胀过,不管你是国民老公王思聪,还是草根创业者。
  市场环境瞬息万变,上一年感觉钱还在满天飘的时候,FA告诉你“赶紧花钱,赶紧做项目,放心,有我们帮你找钱。”
  下一年,似乎一夜之间金钱幻境就消失了,你的FA也消失了,资本环境愈发艰难,互联网寒冬来袭,融资额断崖式下滑,经济寒冬来得比想象中要惨烈。办公室租金、人员工资、五险一金、项目成本……甚至水电费,对创始人来说,这些日常运营开支开始变得触目惊心起来。
  在顺境时,创始人品尝红利的好处,在逆境时,创始人品尝举步维艰的难处。在资本退潮后,无数个挣扎的影子里,有梦想、野心、面子、金钱与希望。
  回顾2015-2020,这五年来发生在音乐领域创业创新的摸索与折戟沉沙的往事,也是中国音乐产业的40多年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阶段性缩影。
  在经济寒冬的背景下,我认为更有建设意义的回顾和思考是: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明星公司和看似精明的创始人,忘记了商业的本质,陷入了激进扩张的“虚荣幻境”中难以自拔?
  过去五年来,中国这一批音乐公司在模式的摸索上,沉淀的价值到底是什么?
  支撑一个互联网音乐产品或者一家音乐公司可持续发展所具备的能力,哪些才是关键?人脉关系、内容优势、资本雄厚、人才架构、组织管理、风险内控、把握人性?
  在经历了上一轮资本淘金热潮洗礼后的创业者们,未来摆在面前的路是清晰的吗?
  当我把时间拉长到五年这样一个维度时,试图发现真正决定一家企业长期价值的关键所在。虽然答案隐隐在心中,但我会在梳理完整个系列之后,去尝试回答上述的疑问。
  研究过去,是为了将目光投向更长远的未来。
  当我们在讨论未来音乐行业的机会与竞争时,我也始终相信,创新需要勇气,需要试错。迎接每一位个体的,依然会有一个令人兴奋的未来。在每一个细分领域,每一个人依然有机会去创新和创造,去重新定义个人的未来。
  1
  阿里星球
  音乐产业链互联网交易的一次重挫
  记忆指数:6颗星
  品牌创始人:高晓松、宋柯
  产品定位:粉丝、直播、音乐、幕后为一体,全方位覆盖音乐制作到消费的泛娱乐交易平台
  推出时间:2016年5月
  其间的发展:上线之初,阿里星球分为粉丝游乐、天天视听、幕后英雄三个版块。但APP最早的用户多为明星的粉丝,故将调整后的重心放在了粉丝运营上。功能版块调整为粉丝游乐、天天视听和星球商城,原本的幕后英雄成为了星球商城中的一个功能按钮。
  2016年12月的版本更新中停止了音乐服务,界面提示“阿里星球已经停止收藏、歌单、本地音乐服务”并强迫引导到虾米音乐的下载页面。天天动听在被升级之前,拥有上亿的用户。
  当下现状:关停,品牌消失
  原因分析:每一个曾参加过阿里星球那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的媒体记者,对那场高朋满座的豪华盛宴应该记忆犹新。高晓松、宋柯在思考如何借助阿里的金钱、生态和优势,如何实现颠覆式创新的时候,当时未尝不是真诚的。
  时任阿里音乐集团的董事长高晓松不仅在法国戛纳大谈中国的粉丝经济,在国内演讲中对大众讲解“音乐生产过程的衍生创新”。但传统行业的基因,却未能赋予阿里星球更长的生命力。
  2017年,高晓松首次公开反思,“我都觉得我在阿里做了一个错误的决策,就是把天天动听改造成阿里星球。如果当时我能够想到两年以后,蜻蜓和其他的音频平台做到这么大,当时应该觉得把天天动听改成内容平台。”
  无论如何,在音乐流媒体不断发展的同时,迅速否定了音乐播放器的用户价值,一举放弃原有用户优势,一举把一个纷繁复杂的行业交易链条全部搬到了移动端APP上,这种孤注一掷多少显得有点不可思议。
  音乐的产业互联网机会到底在哪儿?
  阿里星球的出现有其行业服务价值,只是,阿里星球到底是To B服务于音乐行业,还是To C服务于粉丝经济,至今依然是面孔模糊的。如果一款产品复杂到用户看不懂,基本上失败也就是注定的命运了。
  如今,天天动听和阿里星球都已消失在10年代。虾米音乐的存在感也已大幅度降低,被划归到了创新业务事业群,未被关停,对于虾米的用户来说,也是极大的安慰了。
  在2019年阿里选择投资网易云音乐新一轮融资后,不知专门针对00后群体的唱鸭APP是否能弥补阿里在音乐板块的遗憾?
  阅读旧文:天天动听“死了”,虾米音乐会持续陨落还是上演反转?
  2
  乐视音乐
  大树将倾,藤之焉附?
  记忆指数:5颗半星
  品牌创始人:贾跃亭
  产品定位:以“音乐+科技+互联网”为定位的音乐产业价值链垂直整合平台
  推出时间:2015年
  其间的发展:早在2014年,乐视便联手汪峰首次尝试了演唱会付费直播,共吸引到7.5万次付费观看,为乐视创造了超过200万元的收益。
  2015-2016年,乐视音乐合作的明星艺人包括李宇春、华晨宇、邓紫棋,还采买了草莓音乐节、迷笛音乐节、美国Ultra电音节等现场演出,以及包括金曲奖、格莱美颁奖礼等重量级音乐颁奖礼的直播。
  2016年,乐视音乐引进了韩国人气嘻哈音乐真人秀《Show Me The Money》,可惜的是一直未能解决招商和中文版节目落地制作的问题。
  同年,乐视音乐也全面进军线下演出市场。除了与城市理想联合运营了国内首家智能音乐空间——东区故事D.Live生活馆,还宣布签下五棵松体育馆为期五年的冠名权。此外,乐视音乐还拥有一款定性为“移动音乐电视台”的APP——看音乐”。
  当下现状:团队解散,但乐视视频还在,旗下的乐视音乐品牌也还在。
  原因分析:大树将倾,藤之焉附?
  乐视音乐在财务上不能拥有独立公司的自主权,虽然试过独立融资,但大势已去,核心还是受母公司乐视网债务危机牵连。
  虽然乐视擅长炒作概念,开PPT发布会,但总的来说,乐视音乐对现场音乐直播模式的摸索,在行业内掀起了一股狂潮,依然是有探索意义的。
  与体育赛事直播的版权卖出天价的同时,当时音乐直播的版权却停留在几百万元,大多数海外音乐节的直播甚至可以少花钱和不花钱。以体育赛事为例,直播版权屡创天价的同时,球迷在线上看比赛的习惯已经被电视台养成,而乐迷消费现场音乐的核心空间依然是在线下。
  热潮退去后,现场音乐的直播到底怎么做才会实现流量与商业的双赢?现场音乐直播的竞争力到底体现在哪里?我们将在之后的文章里具体探讨。
  3
  多米音乐
  巨头夹击下,刘晓松的抉择
  记忆指数:5颗星
  品牌创始人:奉佑生、刘晓松
  产品定位:一款集本地音乐播放、在线音乐播放、歌曲搜索、歌曲下载、分享音乐等功能于一体的完全免费手机音乐软件
  推出时间:2010年
  其间的发展:2011年9月,多米音乐获得A8音乐1900万人民币投资;2012年9月,获得华谊兄弟300万美元投资;2014年6月,A8音乐和金昌投资联合投资多米1.4亿元。
  2015年,华谊兄弟和磐石资本又共同投资亿元人民币以上。同年8月,多米上线了粉丝社交互动平台偶扑。粉丝可以在平台及时了解到自己偶像的最新行程和动态,分享偶像图片和高清视频等。
  2016年,光线传媒补投D轮6800万元。到2016年9月,多米音乐成功挂牌新三板,成为国内第一家登陆新三板的音乐公司。交易后,多米也成为了音乐风云榜年度盛典的唯一移动投票合作方。
  当下现状:2018年2月28日服务器下架,无限期停止音乐服务
  原因分析:缺乏版权、用户流失、成本高企、商业模式不稳定
  4
  echo回声
  流星的遗憾:明星音乐产品的沉寂
  记忆指数:5颗星
  品牌创始人:刘莙怡
  产品定位:启维文化旗下文化基于弹幕社交与特色3D音乐的APP
  推出时间:2014年9月
  其间的发展:echo回声APP上线仅三个月,用户就突破100万,到2015年11月,用户数已接近1500万,付费用户占到8%。
  在获得来自蓝驰创投的数百万人民币融资后,2015年完成了由美图秀秀领投的数千万人民币B轮。2016年,香港影业向启维公司投资3000万美元,认占启维公司已发行在外总股本的20%,估值达1.5亿美元。
  此后,echo杀入音乐节领域,在上海举办了第一次echo回声嘉年华音乐节,在上海黄金地段淮海中路建立了自己的Livehouse M64,宣布成立新锐原创音乐厂牌“浅川十七”及先锋电音厂牌“海山电音”,完成“echo未来音乐人·百人签约计划”。
  新闻报道也显示,刘莙怡2018年后也已转向了新项目Musiclife,她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辅佐其父刘开明,一起加入到音乐区块链淘金大潮。最近一次搜到刘莙怡的新闻是“还未上线就决裂,马佳佳和MusicLife最终分道扬镳”。
  当下现状:沉寂,APP维持运营
  原因分析:作为一家针对于90后的互联网音乐产品,在拿到巨额融资后,在战略上出现了混乱:
  进军高成本重运营的线下。第一次举办线下音乐节,重金邀请Jessie J、李宇春、孙燕姿、朴树、蔡依林、小野丽莎、薛之谦,花费重金装修开咖啡馆、酒吧等;
  进军上游内容,短期内寄希望于解决版权问题。echo先后成立了原创音乐厂牌“浅川十七”及电音厂牌“海山电音”,号称签约百位音乐人。问题是,厂牌运营和艺人经纪同样属于需要精细化运营的传统行业,耐心、细心、精细化、专业化、服务精神,都决定了这些重运营的内容不适合初创互联网平台分心去做;
  版权风险和诉讼风险当时始终未能妥善解决。曲库里的音乐都是在原版音乐的基础上进行3D音效处理或者翻唱而成的。还有一部分内容也有用户自己上传的音频,内容的质量也难以保证;
  管理成本与组织建设。一家尚处于成长期的公司,其实没有必要在北京和上海两地设立办公室,进军线下运营空间,又是一波人,一套不同的管理体系。无论如何,多元化业务、多地办公室所造成的沟通成本、管理成本和项目成本,是一个挑战。
  总的来说,互联网音乐竞争惨烈,大把钱砸下来,钱花了,跑偏了,却丧失了原本的核心竞争力,用户价值才是互联网音乐产品的核心竞争力。
  5
  音悦台
  压中了音乐视频和粉丝经济
  为什么路却这么艰难?
  记忆指数:4颗半星
  品牌创始人:张斗
  产品定位:宽客网络公司旗下的音乐MV视频平台,围绕粉丝提供MV视频资讯、音乐视频在线观看、购买明星专辑、MV分享等服务
  推出时间:2009年7月
  其间的发展:2010年,音悦台推出了自己的“音悦V榜”榜单,参考数据包括MV下载数据、评论数据、微博播放数据、开放平台数据等。
  2012年,音悦台获得东方富海4000万元A轮融资,此后,音悦台开始布局商城、直播、自制节目、线下活动等产业。
  2013年,音悦V榜开始举行每年的音乐V榜年度盛典,奖项设置上,现场直播中还加入了一些实时数据PK的奖项。
  2014年4月15日,一场对偶像行业具有前瞻性意义的音悦V榜——TFBOYS、防弹少年团、Super junior-M、MIC男团等嘉宾参与的盛典,预见了接下来几年,TFBOYS的爆红,偶像经济在内娱市场的爆发。
  2015年,音悦台注册用户数超4千万,4月,宣布B轮融资3500万美元。此外,音悦台还启动了“音悦Stage”项目选拔练习生,希望能孵化出更多人气新人。
  当下状况:艰难维持运营
  原因分析:数据遇挫。在UGC逐渐起势的背景下,以优酷、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为代表的PGC长视频平台的竞争更加激烈了,粉丝流动性大,忠诚度低,何况定位为专业的音乐视频平台?更不占竞争优势。而随着直播和短视频的强势崛起,互联网流量被众多竞争对手瓜分和抢占,留给用户看专业音乐视频的时间简直少得可怜;
  融资遇挫。融资环境恶化,运营成本却逐年高涨,例如,视频版权成本高企,由于资金紧张、盗版MV横行,公司深陷版权纠纷的泥潭当中;
  烧钱速度过快。B轮融资后,公司开启了跑马圈地的时代,布局产业链,电商平台、直播、自制内容、线下活动等无一不是需重金投入的领域。但细分市场的不成熟,过于激进的扩张策略,很快让音悦台陷入了“拆东墙、补西墙”的财务危机之中;
  品牌口碑。在2017年,音悦台陆续被曝现金流问题、拖欠员工工资和内部管理混乱等问题,此外,音悦V榜因为票数造假的黑幕问题被粉丝吐槽,再加上2019年音悦台拖欠坤音娱乐800多万专辑销售款项的舆论风波,也对音悦台和创始人张斗的品牌口碑造成了致命打击。
  总的来说,音悦台踩中了音乐视频和粉丝经济这两个大方向,却一直坚持在PGC领域,未能在运营中及时调整策略,扩张中过于乐观,缺血压力导致的种种混乱,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6
  一起唱
  烧钱后的一地鸡毛,90后创业明星走下神坛
  记忆指数:4颗半星
  品牌创始人:尹桑
  产品定位:集K歌预订、社交、互动娱乐、娱乐和市场服务为一体的一站式KTV服务
  推出时间:2012年
  其间的发展:截至2014年底,北京、上海、深圳、南京等城市的100多家线下KTV使用了一起唱的点歌系统,一切都发展顺利。创始人尹桑更是90后创业中的佼佼者,接二连三获得IDG的大笔资本注入。2016年陷入倒闭危机。
  当下现状:品牌沉寂,最新的一条消息是发生于2017年5月上海的劳动报酬纠纷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决书。
  原因分析:融资不利,对未来过于乐观。为了追赶行业竞争对手,大幅扩张加大产能,敢在融资未到账之时,就大幅采购设备将账面仅剩的资金花得一干二净;
  对内管理不利,公司不断进行规模扩张,尤其是2015年,人员从100人迅速扩到600人,人力成本成为公司沉重的负担,内部管理松懈,举办盛大的年会等,铺张浪费;
  虽然融资失败是引发崩溃的导火线,但CEO寄希望于融资扩张业务,对公司账面现金的管理能力之差,也给行业留下了一个深刻的教训,值得后来者警惕。
  7
  合音量APP
  传统音乐基因的互联网挫折
  记忆指数:4颗星
  品牌创始人:郑钧
  商业模式:音乐众创类产品
  推出时间:2015年
  其间的发展:合音量是郑钧跨界互联网打造的一款音乐创作APP,用户在APP内进行音乐创作,展示音乐才华,分享音乐创意。“合音量”平台负责整理,加工平台内的原创内容,创造版权价值。最终的版权归创作者所有。
  成立之初,合音量完成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合音量加盟太合音乐集团,同时郑钧出任太合首席架构官,负责集团旗下的合音量为代表的音乐原创事业发展规划、产品运营、内容统筹以及资源整合。随后合音量推出全球原创音乐现金榜“T榜”,参与的音乐人可享受高达2000万现金+1亿元资源的奖励。
  同年11月,合音量宣布正式启动全新音乐人扶持计划——“T制造”,并在随后与宝库刘明辉、键人乐队、冰块先生等多元化音乐人合作巡演计划。
  当下现状:APP已无处查询。
  原因分析:音乐的众创不是没有机会,但当时的市场成熟度和团队能力,难以在融资过程中,进一步向资本证明其商业想象力。
  而在被太合并购后,在其生态内按理也可以形成联动效应,产生优质版权,但由于一直处于烧钱状态,UGC品质又难以保证,关停及时止损的决策是对的。
  8
  落网
  音乐情怀与商业现实之间的差距
  记忆指数:4颗星
  品牌创始人:胡建国
  产品定位:从个人音乐分享网站到线下音乐空间“落”
  推出时间:2003年9月(落网创立时间)
  其间的发展:2007-2013年,落网共收到国内外的会员捐助的96128.53元人民币、2156.7美元。2013年,落网成立十周年,广州新噪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胡建国任总经理。
  2014 年,落网发售联合了10位独立音乐人,发行了一张《独立计划壹》实体合辑进行售卖。
  2015年,落网以股权众筹的形式完成了4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投资人均为愿意投资50万元以上的落网用户)。
  2016-2017年,落网迎来飞速发展期。
  2016年3月,落网又以股权众筹的形式在开始吧发起了广州落音乐空间的众筹;12月,继续在多彩众筹发起了北京落音乐空间的众筹。
  两次众筹基本上都在当日内就筹到了目标金额,其中,广州店原本设定的100万元的众筹金额,最终以接近184万元结束,支持人数达1296人;北京店在多彩投的认购进度则达到了155%,回报1%音乐空间分红权的6万元全部20份也被销售一空。两家门店分别在2016年6月和2017年5月正式开业。
  2017年,落网上线付费期刊板块。同期,两家线下空间都处于持续亏损状态。那一年的11月,胡建国发布关店通知,两家门店停止营业,并把转让后的资产所得按照比例退还给所有共建人。
  2017年12月,落网被爆出拖欠款项,并在2018年年初,被来自北京的30名落音乐空间共建人(即该线下空间的股权众筹股东)集体告上了法庭。
  当下现状:仅在微信公众号和微博等社交平台继续更新分享文章,等待重新出发的机会。
  原因分析:音乐情怀可贵,创始人坚持十年是一种能力。但当音乐情怀无法管理现实琐碎时,这就变成了一场灾难,甚至外化到资本对行业能力的信任危机;
  主营业务不清晰。尽管商业模式看上去十分多元,公司发展期间也有负责融资和资源整合的合伙人加入,但思考如何建立起能够支撑起公司的主营业务,无论如何,不应该成为创始人逃避的问题;
  对于重大投资,账能不能算得过来?创始团队是否具备缜密的计算的能力,而后做出决策,成功的几率会大大提高。
  从这几年线下音乐空间在各地的发展来看,实现文艺理想与商业良性发展的平衡,成功者大有人在。但确实,选址、内容管理、团队管理、成本管控、财务报表等琐碎的细节,无一不考验着团队的精细化管理能力。但落网空间运营的混乱,无法交代的财务报表,是令投资人感到遗憾和痛心的地方。
  9
  碎乐APP
  打响音乐社交,一匹黑马还是昙花一现?
  记忆指数:3颗星
  品牌创始人:汪峰
  产品定位:一款音乐人和用户亲密连接的互联网音乐产品
  推出时间:2016年
  其间的发展:碎乐,顾名思义,碎片化的音乐,是音乐的全新品类,歌手汪峰深度参与了碎乐研发、运营。
  汪峰希望实现的目标是,不仅仅是音乐人,普通大众也可以通过碎乐,随时随地创作及分享自己的每个音乐瞬间。好处是避开了版权成本,能大大降低内容生产的门槛,让普通用户也有上传内容的动力。2017年1月,汪峰发布微博称,碎乐用户已近百万。
  当下现状:2018年7月,已更名为菠萝BOLO
  原因分析:尽管汪峰将碎乐与其个人品牌进行了绑定,通过自己的人脉邀请了很多音乐界人士入驻,也积累了一批用户。
  但是,一方面,当时碎乐引发的新鲜感不具有持续吸引力,其实是一个To音乐人的产品,这与汪峰To C的初衷是背道而驰的;
  另一方面,当时音乐短视频处于风口,虽然竞争惨烈,但作为一款互联网产品,当碎乐模式未能产生化学反应,路越走越窄后,转型到视频之路也就成为了必然选择。
  10
  野马现场
  独立音乐的现场直播模式遇挫
  记忆指数:2颗半星
  品牌创始人:李宏杰
  产品定位:专注于世界范围内的音乐演出现场直播
  推出时间:2015年
  其间的发展:2015年,野马完成了由九合创投领投,汪峰作为发起投资合伙人的千万元Pre-A融资。此前,它已经获得了九合创投、汪峰及一些天使投资人的资金,当时的估值在2000万元。
  当下现状:服务器关停
  原因分析:直播热潮下,现场音乐的直播也迅速成为风口,当时无论是乐视音乐、腾讯视频之间的流量竞争,还是斗鱼等泛娱乐平台入局现场音乐直播,用户抢夺的成本越来越高。独立公司如果没有巨头的资本和资源加持,仅仅依靠独立音乐乐迷,很难支撑起一个独立直播APP的发展,再加上随后融资环境急转直下,及时关停止损是对的。
  11
  Pogo看演出
  现场音乐社交的互联网化摸索遇挫
  记忆指数:2颗半星
  品牌创始人:李志明
  产品定位:中国音乐现场综合服务应用
  推出时间:2015年
  其间的发展:Pogo在2013年末由视袭音乐出品,覆盖超过500个演出场地,超过4000组乐队和艺人的10000多场演出信息,并拥有关于艺人和演出的详细介绍,垂直于现场音乐受众。2015年,摩登天空官方宣布投资Pogo,并与Pogo出品方视袭音乐成立合资公司,共同打造中国最大的音乐现场在线服务平台。
  当下现状:合并入 “正在现场”APP
  原因分析:热爱现场音乐的年轻人有社交需求,但单一的社交服务难以沉淀用户价值。乐迷购票是刚需,把用户沉淀到一个平台,及时止损是对的。
  12
  乐流与Flow
  语音控制与极简音乐APP的试水
  记忆指数:2颗半星
  品牌及产品负责人:吕骋
  商业模式:渡鸦科技是一家以艺术驱动的科技创业公司,主项目名叫“Flow”。公司对Flow的官方介绍是“下一代聊天工具,未来操作系统雏形”,还曾开发过一款基于语音控制的极简音乐播放器“乐流”,十分惊艳。
  推出时间:2014年11月
  其间的发展:2014年4月,Flow项目在36Kr与微软创投加速器共同举办的WISE Talk活动上首次亮相,当场获得真格基金王强的100万美元天使投资,接下来的48小时内又确认了经纬中国的2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2015年5月,公司再次获得了由DCM领投,经纬中国、真格基金跟投的千万级美元A轮融资。
  还是2015年,渡鸦科技在北京高碑店创建了自己的乐流录音棚Flow Studio,作为音乐孵化器的基地,目标是帮助有潜力的音乐人完成第一首歌。12月,主项目Flow正式上线,用户可在APP内,运用虚拟人工智能助手EVA,完成打车、听歌、身边以及导航四个核心任务。
  当下现状:Flow已关停。2017年2月,百度宣布全资收购渡鸦科技,吕聘携团队加盟,并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2018年7月,因渡鸦音箱销量不佳定位失误等原因,百度确认吕聘离职。
  原因分析:人工智能新世代,打造基于人工智能和新交互为基础的下一代操作系统才是渡鸦科技的最终目标。乐流APP只是试水并非重点项目,随着公司的变动,被关停也是注定的命运了。


       关键词:音乐教育   钢琴  俩臺鋼琴  公益   中音联   邮轮游学才艺嘉年华   社会音乐教育机构扶持计划  音乐  乐器  中小学  少年儿童  音乐会  合唱

中国音乐教育网公益扶持部微信号:csm351、中国音乐教育网.樂助理微信号:csmes351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2020,在线音乐迈入2.0时代
  • 下一篇:艺术教育的“在线”变革
  • 中小学生知识产权保护服务平台申请与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