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产业应当成为我国经济的支柱性产业

2018-12-12  来源:央视网

  主持人:今年大家都在议论国家要将实行“文化兴国”的战略,去 年十七届六中全会上针对文化产业的发展,也提出了全面贯彻“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要求为人 民群众提供更好的精神食粮。那么从中国文联这个方面呢,您觉得如何去贯彻这一方针呢?
  边发吉:随着我们国家的经济迅猛发展,我 们国家要实行经济大转型,我个人理解呢,就是从能源型、资源型、劳动密集型和污染型或者制造业型 ,这种经济结构转向文化的、科学的、创造业的这么一个大的经济模式的转型。中央高屋建瓴,把握机 遇,控制整个大局,因为我们人均到了3000美金之上,经济结构必然要进行大转型,所以十七届六中全 会在这方面做了一个非常明确的部署。文化艺术的体制改革和我们整个国家的经济转型是紧密相关的, 是不可分割的,也就是说文化既有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也更有文化产业特殊的商品属性的一面。中央 说大力发展文化产业,使文化产业在较近的一段时间内要走向文化产业化,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中 国文联也是紧跟中央的步伐,我们几次开会来学习、来部署。比如说我们从道德层面来说,就是文化艺 术搞了一个道德公约,这个道德公约首先在我们进入市场经济这么一个大的环境下,我们不但要有我们 自己高超的技艺,同时艺术有多种属性,文化艺术,还有意识形态上层建筑的一面,所以我们文联在这 方面应该说是“总欢乐下基层”,还有我们各个艺术门类都在十七届六中全会这个强大的推动下,我们 有很多精品力作。这个精品力作过去我们讲文化艺术就是为政治服务的,很单一的,实际上它的职能远 远要超过这个,它还有文化产业特殊商品性的一面。现在我们国家要走向文化产业,使其尽快地成为我 国经济的支柱性产业,从这方面来说,我们过去是有缺失的,现在我们正在全力以赴地去做。
  第二部分
  符合国家和民族文化传承是最大的主旋律
  主持人:“十二五”计划当中要求打造中国的主旋律,主旋律文化 要真正发挥引导社会、教育人民和推动发展的作用,就必须从时代出发,从群众的需求出发。您认为什 么样的主旋律能够代表群众的需求呢?
  边发吉:我个人的理解,这个主旋律是我们国家应该说倡导的,但是往往 我个人也认为,我们喊主旋律的时候未必你就是主旋律,我说这个主旋律实际上也是一个国家、一个民 族的核心价值观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只有符合你这个国家、你这个民族文化的这种传承,你就是最大 的主旋律,主旋律不应该停留在一个口号的层面上,停留在口号的层面上你怎么去老喊教育人们,引导 人们。我常说美国他的很多文化艺术作品不喊主旋律,他不去喊,他也不讲究核心价值观,但是你注意 ,美国很多的文化艺术作品,我们中国人看到了很多是大片,它这个大片里头不叫主旋律。但是到处有 美国精神,它这种精神我认为就是它的核心价值观,就是它最大的主旋律。所以我作为一个艺术工作者 来说,我从来不敢说我教育人民,实际上现在人民、老百姓、观众往往是引领艺术往前发展的,所以我 们只说我们给大家带来精神的食粮,这种精神食粮,过去传播方向是单一的,现在是对交流的,所以一 般我不太赞同一个文化艺术工作者老教育别人去,我们真正教化多了就没有教化作用了,寓教于乐,这 句话我特别接受。所以说现在我个人认为,我们的主旋律的,我们的宣传核心价值观的,不要停留在我 们口号上,只要符合国家精神层面、民族精神层面,我觉得具有我们中华民族核心价值观的东西,我觉 得这就是最大的主旋律。当然,传播方向不是单一的,它是对交流的了,老百姓要喜欢你,要高兴你, 要来看你,当你硬给人灌的时候,跟输血一样愣灌的时候,你是灌不进去的。所以说我们如何把握主旋 律,如何体现中华民族的核心价值观?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还要继续的探讨和研究。
  第三部分
  文化思想先行是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前提
  主持人: 文化产业是我们国家的软实力,当下国家又高度重视文 化产业的发展。对于中国文化可以更好更快地推向世界,您有什么样好的建议吗?
  边发吉: 我们现在天天喊文化要走出去,我们想这个文化是一个大概念的 ,我们不是唱唱歌、跳跳舞、演一个杂技就是文化走出去了。走出去这个词,实际上我们讲了多少年了 ,我觉得中国文化真正走出去的,孔子学院,孔子学院在很多国家都在开了,我觉得这是中国文化真正 走出去的一个主要方面。从文化产业的角度来说,我们往外走,说实话,在美国来说他的文化产业已经 是一个航空母舰,我们目前从文化产业的角度来说,我们一般性的舞台表演艺术,或者是我们的影视作 品,我们还是小山,我们还是一个小船,我们出去跟人家撞,你会撞得体无完肤的。所以我们有过程, 我们发展文化产业,让文化走出去需要培植,需要扶植,我们还要有一段的里程。但是我想如果讲文化 走出去,愿意用这个词的话,我们首先是文化思想走出去,也就是我们核心价值观走出去,这是文化最 大的走出去。都不要表面,都不要喊,所以说我说现在实现我们民族文化的伟大复兴,什么叫民族文化 的伟大复兴?这些天来我们很多委员都在谈这些问题,我觉得中华民族真正的核心价值观,过去两千多 年前早说过了,孔圣人早说过了,也就是说我们中国文化就是三位一体的儒士道的东西,这是我们中华 民族骨子里头传承的一种民族精神,或者也可以叫一种民族核心价值观。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当今走出 去的还是我们文化思想走出去,文化的传承走出去。所以说我对这个词有的时候,因为我跑过很多国家 ,当然了,我们民族文化艺术在外边有些是非常受欢迎的,但是随着时代的前进,人类进步,科技发达 、人类繁荣的今天,说实话,科技太发达了,所以当今我们人走出去了,但是我们的艺术作品走出去, 更主要的就是文化思想走出去,什么时候我们民族的,文化思想,民族核心价值观,真正以艺术形式走 出去了,那会儿中国就真正强大了,我们的文化就真正走出去了。
  第四部分
  艺术和生活是相辅相成有来有去的过程
  主持人:我们常说艺术是来源于生活的,又是高于生活的。您觉得 是人们的生活爱好和习惯引导着艺术的发展呢,还是说艺术的发展去影响我们人类的生活呢?
  边发吉:我觉得这是相辅相成的,文化艺术作品确实来自于生活,没有体 验生活,不知从生活当中提炼出来东西,凭空幻想和捏造的东西,这种艺术作品是没有生命力的。所以 说我们艺术家,我记得哪一位贤人,好像是郭沫若先生当时他说什么是精品?精品就是艺术家到人民大 众当中去,把它搜集整理,然后打造加工,因为这个精品是可以到头的,打造完了,艺术家又枯竭了, 怎么办?再到人民大众当中去,再去学习,再去体验,周而复始,我觉得老先生说的这是非常对的。所 以说艺术必然要来自于生活,这样的话它永远不衰竭。再一个呢,是我们受众引导艺术家,艺术家引导 受众,我觉得是一个相辅相成、有来有去的一个过程,光说一个方面我觉得讲不全,我觉得两个方面都 存在的话,才是我们艺术发展的一个良好的、健康的这么一条路子。
  第五部分
  杂技是中国文化艺术当中的瑰宝
  主持人:杂技是我们中国具有历史悠久的一个文化遗产,我们也了 解到边委员您曾经是杂技出身,所以特别想问问您,在您的杂技生涯当中,您遇到过什么特别艰难的事 情?或者说杂技给您的人生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边发吉:我与其说是杂技出身,我不回避,因为我在杂技这个圈儿里头一 晃就40余年,但我不是亲身练杂技的,我一直做研究,对杂技的研究,包括对杂技艺术,从他杂耍的竞 技单一的那种表演模式,我们现在走上了以杂技艺术为核心,集其它艺术为一体的富有后现代化一种新 型的综合艺术模式,杂技再也不是那种单一的杂耍了,不是那个了,你看现在的杂技非常美。我大前天 在中央三套一个文化政务,他让我推荐五个节目,我就把我们近一年来的在国际上获最大奖的五个节目 ,我向广大观众给推荐了一些,反映效果非常好。所以说我们杂技随着时代的前进,大家审美的变化, 我们杂技也随之而变化,杂技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了,三千六百年的历史了,是有考证的,很多艺术历史 上都消亡了,都不存在了,但是杂技不但没有消亡,而且越走越兴盛,越走越辉煌。据我们国家有关部 门统计,杂技每年出口创汇等于我们整个中国的文化艺术品对外贸易这方面的,我们占了80%,所以说杂 技应该说是我们国家文化艺术当中的瑰宝。这点我作为一个杂技家协会的主席,我常常感到骄傲以及自 豪。
  第六部分
  不尊重民族文化就是最大的历史罪人
  主持人:在艺术融合性越来越强的发展形势下,很多中国的精粹和 古老的文化渐渐都流失了。您觉得当下我们应该如何去保留这些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呢?
  边发吉: 说实话,中华民族有漫长的历史,过去我们都说我们是四大文明 古国之一,但是我们从历史上来说,中华民族文化是光辉灿烂的,但是近百十年以来,一百多年以来, 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民族遭受了很多不幸,很多文化遗产随之而走了。那么今天我们见过之后,党中央 国务院以及各个文化文物部门,对我们祖先留下的这些遗产是非常珍视的,特别是最近一些年来,我们 现在提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光我知道在河北省一个承德离宫,再一个就是我们山海关长城,光这 个修复就十几个亿。这次我也有一个提案,就是关于清东陵和清西陵,这两个世界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我们提了案,我相信国家在整个“十二五”规划当中,对文物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大笔钱,非 常可观的一笔钱,我觉得保护民族文化遗产是我们当代人的一种责任,是我们中华民族这个文化的脉络 ,我们不让它间断,我们一直把它传承下去,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也就是说我们中华民族精神 我们不会让它断。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当今我们国家的政府,包括我们的执政党,这时候我是双 手投最高票的。从这点上来说,如果一个政党和一个国家,对你自己民族文化的不尊重,不保护,就等 于把我们的民族精神和我们的文化脉络切断了,你就是是最大的罪人。
  第七部分
  文化应该尊重多元化 不应区分高雅和低俗
  主持人:现在的艺术大部分都具有一定的商业性,因此呢,为了迎 合观众的口味,有的时候不得不出现一些比较低俗的桥段。所以我们特别想问问您,您觉得如何能做到 艺术品质和商业回报双赢?然后避免这种低俗化的现象出现呢?
  边发吉:作为一个国家来说,现在应该说文化的多元化、娱乐方式多样式 化,常常说高雅与低俗,我说从我搞艺术几十年,40余年来说,我一般特别谨慎用这两个词,一个叫高 雅,一个叫低俗,你不这么说,我觉得可能更好一些,就是文化的多元,娱乐方式多样式化,我觉得用 这种表述方式比较好,如果说确实有低俗的东西,那怎么去解释它?那就不适于人类的一些作品,低俗 那就不叫艺术。我们那年开“两会”的时候,中国美协的主席后来说过一个事情,说我们进入现代和后 现代交叉时期了,音乐的无调性,美术的行为、戏剧的荒诞,小说的结构主义,诗歌的垮掉主义,等等 吧,于是就有那么一位做了很恶心的事情,他叫行为艺术,我就不具体说了。后来我说,艺术的终极是 什么?艺术的终极,首先最高境界的东西是什么?是美,当你不美的时候,给人们带不来善,给人们带 不来美的时候,它已经不叫艺术了。所以我说对高雅艺术和低俗艺术,这个词我从来不用,别人怎么用 我不管,从我个人来说,我不太愿意用这两个词,我倒要承认现在文化多元,音乐方式多样,因为大家 的口味是不同的,我觉得只要有些艺术作品它有美的成分,有善的成分,我让你分高雅和低俗,你能分 吗?你也分不出来。很难界定。我觉得艺术的终极,是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7亿用户仅0.17亿愿意买单,音乐收费为何这么难?
  • 下一篇:周窝音乐小镇引来北京文创产业 未来建国际音乐产业园
  • 点击图片进入中国音乐教育CSMES核心示范区学位房申购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