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美国波士顿大学博士|左依老师:找好启蒙老师至关重要!

2022-07-17  来源:小提琴课堂

  美国波士顿大学全奖博士(DMA)
  美国耶鲁大学音乐学院全奖硕士(MM)
  美国新英格兰音乐学院(New England Conservatory)学士
  上海音乐学院附中
  精彩履历
  2013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师从博导及柯蒂斯客座教授盛利。2016年考入美国新英格兰音乐学院,跟随Marcus Thompson学习。在此期间组建Credos重奏,跟随克利夫兰重奏的Paul Katz学习并在马塞诸塞州各地区演出。其间还受到Bretano String Quartet,Borromeo String Quartet,以及Cleveland Quartet所有成员的指导及大师课。
  2020年获得美国耶鲁大学音乐学院的全奖录取,师从中提琴演奏家Ettore Causa。2022年获得美国波士顿大学全奖博士录取,师从弦乐系主任及教育家Michelle LaCourse。
  曾受邀在美国,德国,奥地利等多国演出。
  独家专访
  如何看待当代中国少儿音乐教育?
  我认为现在中国的音乐教育已经越来越完善及健全了,家长们也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尝试激发孩子对音乐的兴趣并引导孩子在学琴的黄金年龄走上学习音乐的道路。然而,这么多年来各地琴行老师鱼龙混杂,要找到一个好老师十分不易。而启蒙阶段又是一个孩子一生中最重要的阶段,如果一开始没有打下良好的基础,那么以后则需要花上百倍的时间去改姿势,或者孩子可能需要花十倍的时间精力去练习一首曲子。所以,我希望家长能重视启蒙阶段的教育,引导孩子对音乐的兴趣的同时为孩子打下扎实的基本功。
  如何看待考级?
  我认为考级是一个非常好的让孩子展示自己学习成果的平台。锻炼一个孩子的勇气对乐器学习是非常必要的,特别是在面对一众评委老师、有压力的情况下。但是,我们不应该对考级抱有太过功利的目的,平时还是应该稳扎稳打地学琴,不能为了考级而考级。考级只是一年学琴下来成果的展示,级别也并不能代表一个孩子的实际水平。
  对大班和一对一的看法
  我认为小提琴的学习是十分个性化的,每个孩子喜欢的曲目、他们的优缺点、以及对音乐的理解及感知能力都是完全不同的,如果放在大班一起上课会导致一部分的孩子学不到足够的知识,而另一部分则跟不上班级的节奏。所以我认为一对一的授课方式对孩子肯定是最有利的,方便老师对孩子进行针对性教学,孩子的弱点在哪里我们就专门做针对这方面的练习。
  对于网络一对一课程的看法
  一开始我是完全没有想过小提琴还可以在线上学习,但经历了自己前年因为疫情而不得不线上上课的经历后,我发现线上教育是真的可行的。首先,网课省去了非常多的路上的时间,并且哪怕自己去了别的地方或因为疫情出不了门,只要有琴就能学习。其次,网课能让孩子受到世界各地优秀的老师的教育,同等条件下在线下是非常难遇到的。
  简述自己的学琴经历
  我的学琴经历非常的坎坷,但同时又非常的幸运。在我7岁刚开始学琴的时候,我的启蒙老师是一位业余的小提琴爱好者。当时我的父母并没有想过让我走上专业的道路,只是想培养我对音乐的兴趣。然而,就是因为这样,我的基本功打得非常的不好,姿势完全错误。后来在换过几任老师后我非常幸运地被上海音乐学院的盛利老师收下,从此才开始了我的音乐道路。而为了修改我的动作,我的老师花了整整六年的功夫,才重新帮我打扎实了基础。在拥有了良好的基础之后我的专业道路终于开始一路畅通,考入了所有我想去的学校。
  你所留学的国家和中国音乐教育有什么不同?
  美国的音乐教育是非常全面化的,他们不仅仅重视孩子个人的技能水平,还从小培养孩子和其他乐器合奏的能力,我认为这点是非常重要的,以及中国音乐教育比较欠缺的。此外一些美国的老师会几周给他班上所有的孩子上一节大课,给孩子们一个相互展示的平台,并引导孩子们对各自的展示进行点评。我认为这个模式如果能引进对中国音乐教育的发展也是会有很大帮助的。
  对初学琴童的建议
  第一,找好的启蒙老师是至关重要的,这能让孩子之后的学琴少走很多的弯路。第二,孩子练琴的时候需要学会思考和反思。对于孩子们来说,练琴是一件非常枯燥乏味的事,所以逼着孩子练琴有时候很容易适得其反,练琴效率机会为零。所以,作为一个老师,我一直想的是怎样引导孩子有效地,有思考地去练琴,而不是每天一两小时的机械运动。
  好啦,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了!大家看完之后是不是收获了很多?是不是还想跟左依老师进行更深入的学习~左依老师将陆续在Sky音乐推出教学视频和教学课程,喜欢的小伙伴们多多关注,敬请期待!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雨露滋润禾苗壮——我们需要怎样的少儿音乐系列快评之③
  • 下一篇:儿童音乐剧《绿野仙踪》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