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音乐资产流动起来,环球音乐版权如何为中国音乐人服务播报

2022-09-24  来源:百家号
一部正在孵化的点唱机音乐剧——《“偷”故事的人》,把环球音乐版权中国带进了很多人的视野。
2021年10月,环球音乐版权中国在上海静安区安家。这是自2019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以来,环球音乐版权大力拓展中国业务的再度布局,也是其推动中国音乐人才和行业发展的进一步加码。
“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是上海文化广场深耕多年的一个孵化平台,旨在挖掘属于华语音乐剧的原创表达。环球音乐版权中国落地上海不久,便发挥宝藏乐库的巨大优势,主动出击,助力华语原创音乐剧的创作。
2021年12月,“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启动第四届,特辟了新赛道,其中就包括与环球音乐版权中国合作的点唱机音乐剧孵化。
2022年5月,《“偷”故事的人》凭借天马行空的创意,成功入围点唱机音乐剧孵化板块,目前正在孵化导师樊冲的指导下进行第一阶段的创作。在孵化团队创作的过程中,环球音乐版权中国在背后提供了重要支持。
在词曲版权越来越受重视的当下,环球音乐版权中国会为中国音乐人提供哪些帮助、哪些服务?我们不妨以《“偷”故事的人》为切入口,一探究竟。
《“偷”故事的人》海报发挥乐库的优势,助力华语原创音乐剧的创作把熟悉的旋律写成一部音乐剧,先有歌、再有剧,这就是点唱机音乐剧的创作方式。
在华语音乐剧里,《爱上邓丽君》《不能说的秘密》《当爱已成往事》《稳稳的幸福》《马不停蹄的忧伤》均属于典型的点唱机音乐剧,都是以邓丽君、周杰伦、李宗盛等流行音乐大拿的名曲为基础创作的。
这些歌曲往往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总能唤醒一个逝去的时代,唤醒观众内心的卡拉OK基因。被编织进点唱机音乐剧后,它们串起了一个全新的故事,也给了观众一个全新的欣赏视角。
“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特为点唱机音乐剧开辟了赛道。去年12月,点唱机音乐剧孵化板块发布了赛制——报名者可以从环球音乐版权中国提供的曲目列表(120首)中选择合适曲目进行音乐剧创作,与此同时,保留加入原创曲目的可能性,但原创曲目的数量不高于全曲总数的40%。
青年导演/编剧孙浩程、青年音乐人吴思达被这个全新的赛道吸引了。
120首歌里有不少脍炙人口的歌曲,也藏着很多熟悉的歌手和词曲作者的身影。两人徜徉其间,寻找灵感,渐渐勾勒出《“偷”故事的人》的轮廓:胖女孩祝安然合上书本,在键盘上敲出小说的关键词:如果我不是我,而是费洛蒙小姐,也许就不会去“偷”故事了……围绕着自信、成长以及容貌焦虑,两人正在一点一点架构故事,创造一个虚构的小镇空间。
曲目范围其实不只这120首。在宣讲会上,上海文化广场称,可以自行搜索曲目,只要歌曲的词曲版权属于环球音乐版权,都可以酌情考虑使用。当自由度变高时,随之而来的就是大海捞针一般的选曲工作。
孙浩程、吴思达选曲的依据是这样的:先听一遍,看歌词是否和剧情有关;再寻找同类歌曲,货比三家;再贴合剧情思考,试着融合歌曲的同时设计编曲,看方向是否统一……总之,很费脑!
“主要考虑对剧情有没有帮助。”两人很兴奋,乃至于听到一首歌,第一时间就搜它是不是环球音乐版权的。选曲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了很多宝藏作品,很特别,很有趣,可能未必那么耳熟能详,放在剧情中却无比出彩,甚至会引发新的剧情变化。
在环球音乐版权代理的作品中,《偷故事的人》(张惠妹原唱/艾怡良作词/艾怡良作曲)、《淘汰》(陈奕迅原唱/周杰伦作词/周杰伦作曲)、《失控的胖子》(范晓萱原唱/徐熙娣、范晓萱作词/范晓萱作曲),以及艾怡良、陈珊妮的部分歌曲,已经进入他们的创作视野。樊冲参与作曲的《如果我不是我》也让两人疯狂心动。
“一切都不是最终结果。”随着创作的深入,两人会不断调整选曲,只要可以和剧情产生化学反应,都会尝试采用,但会尽量保证核心音乐不变,它们就像人物的源动力,是剧作的基础。全剧预计有20首以内的歌曲,包括已经相对成型的两首原创。
“重新编曲是一定的。”为了视听统一,和戏剧构作、故事走向相符合,他们会按照同一个风格的核心线去重新编曲,将那些风格并不统一的歌曲串起来。他们还会对歌曲进行“音乐剧化”的改编,比如变成重唱,或者歌中加戏。
有了这些经过市场检验的歌曲做底,二人的底气更足了,压力也更大了。经典歌曲往往代表着集体记忆,而集体记忆让他们既担心又期待——怕音乐作品本身就在观众的记忆里有了形象,一旦和剧情贴合反而有错位,他们希望,最终融合的结果能“不尴尬”且“有意思”。
目前,二人正在孵化导师樊冲的指导下进行第一阶段的创作,接受各种创作技法的指路。有意思的是,樊冲也是环球音乐版权中国签约的第一位中国本土的词曲作者。
7月,《“偷”故事的人》将初露雏形,进行剧本朗读与音乐工作坊,如果孵化顺利,它将在12月进入工作坊版本制作和市场化对接。
环球音乐版权中国在上海静安区设立全新办公室打造健康知识产权环境,最大化音乐资产价值作为一家音乐版权管理商,环球音乐版权管理集团在46个国家设立了48个公司,总部坐落在美国洛杉矶。它在全球管理着超过400万首歌曲的词曲版权库,代理范围包含各式各类的音乐,囊括全世界最著名的音乐作者及曲库。
该集团最近引起世界瞩目的一个大动作,是在2020年12月宣布收购鲍勃·迪伦全部歌曲的词曲版权,这项重磅版权代理协议涵盖了鲍勃·迪伦近60年创作生涯中共600余首音乐作品。
2019年,环球音乐版权管理集团正式落户中国(北京),设立了中国分公司,旨在支持中国本土词曲作者,协助他们挖掘创作上和商业上的潜质,最大化音乐资产的价值。为打造健康的音乐知识产权环境,它会为词曲作者提供透明、及时、准确、易用的版税管理系统,而为了进一步服务中国词曲作者,这个版税系统特别上线了“中国版”,也是其在亚洲地区推出的首个本土化语言版本。
2021年10月,环球音乐版权中国转战上海,在静安区的地标区域——800秀文化创意园,设立了全新办公室。
早在一百年前,上海就是中国现代音乐产业的诞生地,无数发端于上海的时代歌曲流行于天南海北的大街小巷,“一百年后,上海成了海纳百川的国际文化大都市,硬件条件好,营商环境好,政府服务好,我们在上海安家,以上海为重要据点开展业务,有一种从容的安全感。”在簇新的上海办公楼里,澎湃新闻记者见到了环球音乐版权中国的董事总经理方舟。
“出色的词曲创作是成就伟大音乐的关键,我们代理的正是创作者的无形资产,也就是词曲版权。”方舟举例,比如一个综艺节目要翻唱、改编或再利用一首歌曲,词曲版权若在环球音乐版权,对方要取得授权并支付版权费用才能使用,否则会涉及到侵权。
2019年11月,樊冲成了环球音乐版权中国签约的第一位中国本土的词曲作者。如果你听过电影《驴得水》的主题曲《我要你》,对樊冲一定不会陌生,这首歌正是由他作词、作曲。近年来,他也常常出现在“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的导师席上。
“他知道,如果想要专心创作,需要一个专业的版权管理伙伴。”方舟观察,樊冲很早就有保护词曲版权的意识,然而,很多音乐人缺乏这种意识,甚至会在合作方找上门时,轻易就把自己的词曲版权卖断了。
在了解了环球音乐版权中国的业务,版权意识越来越健全后,如今,有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在向他们靠拢、在加入他们,尤其是那些具有国际视野的年轻音乐人。
近来,环球音乐版权中国积极签约了多位中国本土的词曲作者。2021年通过B站原创音乐综艺《我的音乐你听吗》被大众熟知的杨默依,是其签约的第一位女性词曲作者。此外,还有人气歌手/词曲作者/音乐制作人朱婧汐、2017年金曲奖最佳新人奖提名唱作人宫阁、Higher Brothers的御用制作人/闻名成都Hip-hop圈的HARIKIRI、参加了《创造营2020》的创作型才女华承妍等。
一票难求的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艺术总监/指挥家金承志,让国风音乐火到国际社交网络的自得琴社,也在环球音乐版权中国签约作者的阵营,而他们的大本营都扎根在上海。
“由环球音乐版权中国代理我的音乐作品,我充满信心,因为他们是一个真正了解、欣赏并尊重音乐和音乐人的团队。”金承志称,对方对本土音乐创作者的承诺,提供的各种支持、资源和机会,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上海是我工作和生活多年的地方,而环球音乐版权中国是我音乐创作的家。”
“对于签约作者,我们没有所谓的筛选,是自然而然彼此选择的一个过程。”方舟强调,彼此合作最重要的关键词是“相互信任”,“信任是这个行业非常重要的一个根基,因为他们要将自己创作的财富交给我们去代理。”
朱婧汐做中国音乐人的坚强后盾,不让他们空耗青春对于词曲版权的代理,方舟更喜欢用“管理”,而不是“保护”,来形容他们的工作。
“保护,就像它是易碎品,要封存起来,是不流通的。管理,既有保护的部分,更多的是应用,要让更多人使用,让它流动起来。”他强调,无形资产必须流到有形资产里,才能激发它的价值,如果只是停留在原地,就是一首无人问津的老歌。也因此,他们会主动将音乐作品推给合作方,告诉他们可以怎么改、怎么用。
《粉红色的回忆》就是典型的例子。这首由袁丽人作词、张平福作曲的时代金曲,曾在1980年代风靡一时,广为传唱。2019年,获悉此曲尚无版权公司代理,环球音乐版权中国主动联系到远在新加坡的张平福,开始激活它的生命。
2020年,张雨绮一袭蓝粉相间的半裙亮相,在《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一季的个人首秀上唱了《粉红色的回忆》,圈粉无数,甚至冲上了微博热搜。这首歌就是环球音乐版权中国推荐给芒果台的。
此外,像《中国好声音》《乐队的夏天》《天赐的声音》《声生不息》等音乐综艺节目,均和环球音乐版权中国有深度合作——在节目正式出炉前,节目制作方都要清理版权,以避免侵权的风险。
为此,节目制作方会列一张歌单,请环球音乐版权中国来判断,假如有歌曲不开放翻唱或改编,环球音乐版权中国会直接告诉对方,并推荐合适的替代曲目。
同时,电影、电视剧、真人秀、广告、游戏、电竞、直播等大量平台,以及包括音乐剧在内的舞台领域,也常和环球音乐版权中国打交道,以获得词曲作品的授权。一首歌曲诞生后,可以流通的范围和使用的空间,比我们想象中大多了。
除了获取老歌的授权,合作方也会有新歌定制的需求,环球音乐版权中国会积极鼓励旗下音乐人去创作——一方面既要管理他们已经成型的无形资产,另一方面也要激发他们的创造力,不断积累他们的曲库,保持源头的活力。
在北京和上海,环球音乐版权中国各有4间时尚的创作空间,完全开放给签约的词曲作者。这样的音乐空间不单纯是让音乐人写作,更重要的是让音乐人和市场直接对话,知道市场在哪里,知道一个消费品牌、一个游戏、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需要什么样的歌曲——音乐人不是一个人闭门造车,而是有“驾驶员”来告诉他们明确的需求。
杨默依在词曲创作上有一份独到的才华。2020年,她先后参与了张艺兴、袁娅维、范丞丞部分作品的创作。2021年,她又为王俊凯和巴黎卡诗合作的广告曲《元气发光》创作中文改编词并参与和声,同年8月,她参加了B站原创音乐综艺《我的音乐你听吗》,获得全国四强的好成绩……从刚入行的新人到在行业立足,环球音乐版权中国见证了杨默依的成长,也在她的背后默默提供支持。
为新一代的中国音乐人服务,以音乐为桥梁,帮助中国音乐人走向世界、与世界合作,也是环球音乐版权中国的目标。比如同样擅长词曲创作且有不少代表作的金承志,能不能授权他的曲谱到海外华人社区,让更多海外华人通过彩虹学习中文?环球音乐版权中国正在探讨这种可能性。
在知识产权的保护越来越受重视的当下,环球音乐版权入局中国,正逢其时。可以想象,中国音乐人在词曲版权有了专业管理,有了对标国际的版税结算体系护航,收入也会水涨船高。
“音乐人有了收入,才能持续创作。只有他们活下去了,活得更好了,整个音乐产业才会变得更好。”环球音乐版权中国希望,做中国音乐人的坚强后盾,源源不断为他们提供经济保障,提供前进的燃料。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全国最大西洋管乐器生产基地之一在烟台这里,“龙口好品”讲述“烟台故事”
  • 下一篇:北京电影学院师生打造,原创音乐剧《江姐》首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