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村卧室音乐节”爆火,1600万人涌进网易云音乐直播间

2020-03-20  来源:国际在线
  音乐人的集体迁徙。
  乐队退场,演出已经结束三分钟,直播间里的弹幕却没有停下来。
  “安可、安可”(Encore,意为要求再唱),在线下,乐迷召唤乐队、歌手返场时,这一口号常常声响贯耳;如今,这种声响换成了直播间里无声的弹幕。
  3月16日,“秘密行动”乐队刚刚在网易云音乐结束的这场直播,总观看人数突破65万人,热度一度升至小时榜第二名。
  线下演出彻底停摆,“秘密行动”在国内、日本、欧洲的巡演先后搁置。对他们来说,这原本是一个行程满档的夏天,却意外变成了每天只能待在家里的漫长休息期。
  商演暂停、Livehouse闭店,部分中尾部音乐人收入基本停滞,转向线上试水“云演出”。几乎是未曾有过的热度,音乐人如此高频率、高密度地涌入直播间演出,音乐现场依靠屏幕连接起了海量观众。
  娱乐平台率先嗅到机会,“云村卧室音乐节”“宅草莓”“线上Livehouse”“沙发音乐会”等线上音乐演出活动相继推出,网易云音乐、B站、抖音、快手、唱吧等纷纷入局,没有谁愿意错过线上的音乐狂欢。
  而当疫情过去,这种热闹喧嚣又将归向何处呢?
  音乐人涌向直播间
  对许多音乐人来说,这个春天并不好过。
  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独立音乐人Jeff没有新的收入。通常情况下,Jeff靠演出、音乐制作及一部分线上流量分佣赚取收入。
  但基于演出全部叫停,也没有新音乐制作合作的状况,最近万般无奈的他在网易云音乐开直播,尝试在线上做起了演出。
  Jeff不希望只是敷衍地对着耳机,随便唱几首歌就结束,于是专门购置了新的声卡,单是调试,就准备了两天。这也是2016年就入驻网易云音乐,成为独立音乐人的Jeff的直播初体验。
  事实上,在这次疫情期间,不少音乐人都是第一次尝试对着手机摄像头,在自己家的卧室、客厅、书房同观众们见面。而过去,即便是直播,更多也是基于线下表演场地,诸如Livehouse、音乐节现场、演出现场等。
  过去一个多月时间里,老狼、谢春花、暗杠、花粥、新裤子、旅行团、海龟先生等,以超越过去所有音乐节单场能聚集的音乐人规模、从未有过的演出频次在直播间内演出。
  从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获得的数据来看,单是云村卧室音乐节,就已有5000多组音乐人报名参加,远超过以往线上音乐节直播和线下音乐节中音乐人的参与规模。
  在短短的时间里,线上演出的模式也正在发生变化。
  拿网易云音乐来说,“云村卧室音乐节”首期呈现形式为音频直播,音乐人并未露脸,只通过语音及文字进行互动。直到第二期才真正开始尝试视频直播。相对于原本分散的音乐人个人做直播的模式,“云村卧室音乐节”更像是将音乐人们聚集起来,提供一个“云舞台”轮流演出的方式。
  而随着3月16日,秘密行动“硬地Live”专场演出结束,音乐人直播就演变出了第三种形式。
  “硬地Live”是平行于“云村卧室音乐节”的音乐人直播品牌,相较来看,后者更像音乐人的在线直播大拼盘,但“硬地Live”则是为高品质的独立音乐人打造的专业音乐演出直播。
  在成都的线下排练厅里,“秘密行动”乐队7位成员完成了一场完整的Live直播。渠道转换到线上后,他们得以在音乐表演内容之外,加入了更多影像化、视觉化的表达。现场专门加设的三个液晶显示屏和导播机器,给这场音乐演出附上了新的表现力,让不少观众惊呼是“最炸、最用心的云现场”。
  这是过去的线下演出中,几乎很难实现的视觉表达。
  与此同时,摩登天空等出品方策划的“宅草莓”,也开辟了“live show+宅自制+实时直播”的形式,同时,也有唱片公司、音乐厂牌将过去的现场表演视频,制作成为演出打拼盘,在固定的时间点直播。
  在音乐人们逐渐涌入直播间的的大势下,平台、唱片公司、音乐厂牌都在试图找到更适合线上演出的模式。
  谁将拔得头筹
  网易云音乐“云村卧室音乐节”之外,B站开启“宅草莓不是音乐节”,快手、抖音、唱吧也先后试水,头部歌手、音乐人、乐队成为直播平台座上宾,引发了“云音乐演出”热潮。
  对于快手、抖音、B站来说,“云音乐节”被寄予的厚望,是补足内容平台生态。在过去这段时间,无论是曾引发众多酒吧、夜店到直播间的“云蹦迪”,还是邀请美食博主们“云吃饭”、引入景点、博物馆做“云旅游”、找来脱口秀、相声演员到线上讲段子、抖包袱的“云表演”,无非是内容策划角度的不同,核心目的是刺激生态内容走向多元化。
  但是,对于网易云音乐这类平台不一样的是,音乐本身就是他们的内容基石,网易云音乐旗下Look直播中,云音乐人直播已是固定项目。到今天,网易云音乐拥有10万原创音乐人,这意味着他们有庞大的内容产出,也具备完整打通的音乐内容生态。
  每周演出4到5天,每次2到3小时,每天5到6组音乐人,一个月下来,有85组音乐人参与了“云村卧室音乐节”。直接的数据是,云村卧室音乐节首月,累计观看人数超1600万,累计观看时长超2198万分钟,累计弹幕互动685万条。
  快手、抖音、B站们凭借专题活动,培养音乐人们到平台直播的习惯,尝试某种意义上的破圈。从反响来看,这种举措会刺激用户涌入平台,至于留下来多少则取决于后续的运营。
  而网易云音乐特别之处在于,将音乐人直播常态化,埋头做持续性的云音乐演出。也就是说,网易云因为并不会因为“宅流量”的消逝,而将“云村卧室音乐节”项目搁置。未来,对音乐人的流量扶持也将持续下去,甚至,他们完全可以策划其他类似“硬地Live”“云村卧室音乐节”等,更多围绕音乐人的直播内容和形式。
  过去千播大战时,一些秀场类直播也同样有专属的音乐人板块,但从最终的结果来看,音乐人都不是直播中的热门板块。更多时候,直播中呈现的音乐表演更趋近于“唱K”,伴随背景音乐唱歌,严格意义上,并不算是真正的音乐演出。
  而更垂直的网易云音乐,有浓厚的音乐社区基因,也有足够多的空间和动机将云演出的模式细化、成熟化。这意味着,对于尚在成长期的音乐人来说,网易云音乐是一个强大的蓄水池,通过音乐直播的模式,能让用户有更多渠道挖掘到“宝藏音乐人”,使他们获得更多曝光,以及补足对外表演的机会。
  对于许多原创音乐人来说,缺少曝光和演出机会是长久以来的难题,而音乐直播恰恰会促进用户对其直观的认知,并将音乐直播中的观众转化为乐迷。在这一点上,Look直播最直接的好处,就是能促使这部分乐迷在网易云音乐内沉淀下来。
  「云音乐演出」的下一个「刘宇宁」
  “线上算是疫情倒逼我们去做的一种尝试,因为这也是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在接受36氪采访时曾提到。
  沈黎晖认为,线上线下的很多场景是可以打通的,未来,这种界限也会越来越模糊。某种意义上来说,疫情是把整个节奏往前推了,用户习惯正在被提前培养。
  事实上,音乐人通过直播来实现与粉丝交流、做线上宣发、演出的习惯同样在逐渐在培养。行业共识是,线下演出与线上直播,两者并非此消彼长的关系。
  “音乐人直播是对线下现场的一种补充,而不是取代,同时也是对曝光和跟粉丝互动的一种拓展。”网易云音乐原创音乐部高级总监赵宗接受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采访时表示,“拿我们来说,线上曝光不仅仅只是转化为打赏收入,音乐人更看重的是,可以在网易云音乐的社区生态中,转化为整体的一个有效互动。”
  这种有效互动会直接转化为歌曲播放量的增加、粉丝量的增长、对新歌的关注度提升,最终反映到会员分成、广告分成、播放分成等收入上面,以及可能带来更多的职业发展机遇。
  “具体到直播内容上,很多音乐人会在直播中分享自己未发布的新歌,同时为新歌发布做预告,后续也会有更多跟音乐人直播相关的产品更新,帮助他们做好音乐直播和作品宣发”,赵宗说。
  一位音乐行业人士同样认为,未来,“音乐+直播”肯定是直播的一个重要方向和趋势。音乐人直播就像网络电商和实体门店的关系,不能单一的用替代或者被替代来描述,更准确的应该是共生。
  但就目前的形式来说,音乐人直播仍有许多有待完善和改善的空间,如何通过线上的方式,呈现更完整的音乐表演,更精细的制作和舞台,这是留给所有直播平台、唱片公司、音乐厂牌的有待优化的难题。
  疫情期间,音乐产业各个环节都在传出倒闭,或不得已进行线上的尝试和迁移。早先就布局音乐直播,并把Look直播当做其社交战略中重要一环的网易云音乐,率先抓住了商业化机会。
  据知情人士透露,接下来,云村卧室音乐节将会有品牌冠名专场,这也就意味着,线上演出的商业化空间正在被开拓,也逐渐获得市场认可。
  近几年直播行业快速发展,使其形成了一套完备的商业模式。过去,曾有过冯提莫、摩登兄弟刘宇宁等艺人从直播间走出来,由音乐主播变身音乐人的典型代表,他们可以凭借线上打赏获得理想的收入。但对传统音乐人来说,现阶段,线上收入仍不能成为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甚至说,线上收入只占很小的一部分。
  但随着线上音乐人直播模式的逐渐转换、成熟,线上演出商业化的空间正逐渐被开拓。毫无疑问,音乐创作的主体,是音乐产业发展的动力源泉。
  对拥有10万原创独立音乐人的网易云音乐来说,未来,下一个“刘宇宁”或许就藏在这批对着手机直播,能保持高质量音乐作品产出,正在成长期的音乐人中。



       关键词:音乐教育   钢琴  俩臺鋼琴  公益   中音联   邮轮游学才艺嘉年华   社会音乐教育机构扶持计划  音乐  乐器  中小学  少年儿童  音乐会  合唱  口琴  化蝶品牌

中国音乐教育网公益扶持部微信号:csm351、中国音乐教育网.樂助理微信号:csmes351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想成为音乐大师?AI技术可助你一臂之力
  • 下一篇:最后一页
  • 中小学生知识产权保护服务平台申请与注册